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警下载 >> 正文

【酒家】我的左边是你(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梦中相遇,而我告诉你,我过得很好,那一定是骗你的,只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其实很伤心,很伤心。”

安宁将这条信息发给李小可,虽然她知道李小可永远不可能看到这条信息,但是她还是遏制不住自己偶尔发一条这样的信息,寄托思恋,并慰藉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上帝很残忍,总会给人带来一些彻骨的伤痛,人们在经历那些伤痛的时候,有的会成长,也有的会溺亡,安宁就处在溺亡的过程中,生命终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李小可早已彻底地离开了安宁的生活,但她从未将他从心里拿掉,每每想到那天车祸的情景,安宁就开始了残忍的自我凌迟。李小可临终的那句“好好活下去”是一道符,将安宁贴在人间的一道符,于是她遵守着李小可的遗言,行尸走肉般地活着。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生存状态不是李小可所希望的,但是失去他的日子,安宁又怎么能心安理得一如既往地生活呢?

安宁逃离了那熟悉的城市,是因为那些熟悉的风景里再也没了爱的人,除了触景伤情以外,还有什么值得眷念。

新城市,新工作,却没有新生活。

有人说,忘掉一段感情的前提是必须开启一段新感情,但安宁不想忘记,所以就不准备开始新的感情。于是她告诉同事们她已婚,丈夫叫李小可。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流以外,安宁不与人交流,她缩在租来的公寓里,除了发呆就是擦拭地板,当然也一句话都不说。她想,如果一个人就这样十年百年地独居下去,一定会失声。

日子过了好久,她还是以这种状态生活着,很孤独,但一想到李小可在天国也是孤独的,他们的感觉是一样的,她又觉得欣慰。虽然阴阳两隔,但爱和孤独可以跨越生死。

有一天安宁下班回去,发现没有带钥匙,于是她索性坐在电梯口边的凳子上,开始了没有结果的等待。无论她怎么等,门不会自动开,也不会有人来帮她,但她却一直那样坐着,静静的,像一棵树,仿若她的虔诚就能让门自动打开一样。

过了好久,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叫昆明,上个月刚搬来这个公寓,就住在安宁的隔壁。他看了安宁一眼,见安宁低着头静静地坐着,便径直走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又犹豫了一下转头问安宁:“你是住隔壁的服装设计师是吧?”

安宁本不想搭理他,但他的主动问好给安宁接下来的问话搭建了一个平台。于是安宁点了一下头,然问,“你知道开锁公司的号码吗?”

“怎么,钥匙锁家里了?”

“嗯。”

昆明打了114查询电话,要到了开锁公司的号码,然后告诉了对方地址。

安宁心想,我怎么没有想到打114呢,白白欠了一个人情。

昆明看了看手表说:“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你先来我家吧,我给你做晚餐。”

安宁惊异地抬头看了看昆明,显然是被他的随意和热情惊着了,“不用了,谢谢。”拒绝的口吻冷冰冰的,不容人再发出邀请。

昆明进了屋子,虚掩了门,他希望安宁能自己进来。

半个小时候,开锁的人还没到。安宁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呆呆地坐着,将整个世界隔绝在外。

“还没来吗?先进来吧,我煮了面。”昆明出来说。

安宁摇摇头。

“进来吧,我不是坏人。”昆明解释。

“不麻烦……”安宁的话还没说完,昆明补充了一句,“我认识李小可。”

安宁电击似地看了看昆明,露出受伤以及不可思议的表情。受伤的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有人提及李小可的名字,提醒着安宁,他已经不再尘世了。

安宁缓缓起身,进了昆明的家。吃完了那碗鸡蛋面,她才问:“你真的认识小可?”

“嗯,认识。”

“你叫?”

“昆明。从前和李小可是同事。”

安宁没有再问。她不质疑昆明的身份,只是没有勇气再谈李小可。

昆明却说:“我听说了小可的事,请你节哀顺变。”

安宁起身就走,哽咽着说:“谢谢你的晚餐。”

昆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怔在那里好一会没缓过神来,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对的,而安宁知道那一切之后,又是否能原谅自己。他不想考虑太多,只遵循着自己的心,做想做的事。

之后的日子一如既往,安宁重复着之前的生活。安宁很想找一个时机,心平气和地和昆明谈一谈,从他的口中再搜集一些关于李小可的事。虽然就住在隔壁,但却一直没有遇到,敲门也没人应,好似那天的昆明是凭空出现的,之后就消失不见。

安宁不断地给李小可发信息,诉说他们相遇相识相爱的点点滴滴,她害怕自己会忘记那些值得珍藏的记忆,于是不断地回忆。李小可的手机在车祸的时候毁了,但安宁一直给那个号码缴费,她想一直保留这个号,因为它当初是安宁选的,尾数恰好是她的生日。

安宁生病的时候,没有去医院,一个人缩在床上昏睡。迷迷蒙蒙的时候,仿若感觉到李小可就在身边,还和从前一样,为她测量体温,敷毛巾,喂水。她知道这是梦,但是她一直不愿睁眼打破梦境。

然而,是梦终究都有醒来的那一刻。安宁醒来的时候,环顾四周,才知道那不是梦。因为床边的柜子上,确实有水杯还有体温计,她甚至闻到了厨房里小米粥的味道。安宁连拖鞋也没有穿就跑向厨房,只见砂锅里已经熬好的小米粥正腾腾地冒着热气。她情难自制地四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并哽咽着喊:“小可,小可,你出来!”声音回荡在屋子里,孤单而凄切,却一直没有人应。

安宁瘫坐在地板上,心境平复后,安宁明白过来,怎么可能是李小可。那又是谁照顾了她一夜,还给她熬了粥?

这时候,有钥匙开门的声响,安宁怔怔地盯着缓缓打开的门,有那么一秒钟她真的希望走进来的是李小可。

是昆明,进来的是昆明。他看到安宁的样子,急切地走过来扶起她,“你正生病呢,怎么能坐在地板上?!”

安宁的眼中有烟火熄灭的黯然,“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

“上次我叫开锁的人配了几把,防止你再把自己锁在门外。”昆明答,一副责任重大的样子。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我出差去了。”没等安宁说什么,昆明又问,“怎么,你找过我?早知道提前告诉你好了。”明明不是表露情感的话语与氛围,昆明说的时候,眼中却又一股温柔划过,像阳光抚照大地,春风轻拂水面,安宁有一刹那的酩酊感。

安宁与昆明成为了朋友,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话题大都是围绕着李小可而展开的。昆明知道很多安宁与李小可之间的事情,不仅多,且细致,细致的让安宁惊讶。她想昆明大概和李小可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不然恋人之间那些隐秘的事情,李小可怎么会说给昆明听。基于此,安宁对昆明又多了一份好感,因为他是自己爱的人最好的朋友,更因为昆明知道她和李小可之间的爱情多么惊天动地,那么也就能理解她失去李小可是何等的痛苦。

昆明时常来接安宁下班,同事们都以为他就是安宁口中的丈夫李小可。于是问候的时候称呼他为李小可,昆明并不反驳,只是报以一笑,继续着安宁的谎言。

昆明一有时间就带安宁出来,用他的话说,她是设计师,一直宅在家里怎么能设计出好作品。安宁知道,这只是昆明的一个借口罢了,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快乐。因为虽然有了昆明这个朋友,安宁内心那道冰冷的心墙依旧坚不可摧。

一个周末,他们行走在公园湖畔,昆明说:“我昨晚梦见李小可了。”

安宁苦笑了一下,心想:小可你为什么去昆明的梦里,而不来我的梦中呢?安宁停下脚步,看着柳条随风轻拂水面,“他说什么了?”

“他让我转告你,”昆明犹豫了一下,似乎没有勇气继续下面的话,但是安宁等待的目光,让他不得不说,“他让你放他走,将他和回忆一起埋在往事里,因为他不想介入你的未来。”

“不可能,你撒谎,小可绝对不可能这样说!”安宁大喊,然后小跑着出了公园的门。全然不顾在后面追赶的昆明的解释。

作为有着敏锐的第六感的女性,安宁怎么会一点儿也不明白昆明的心思,他这是想让安宁清空心,好让他有机会趁虚而入。

昆明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安宁的胳膊,“你这样或者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李小可也不希望你这样活!”

“就算我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考虑谁的感受,你?趁虚而入的你?”

昆明生气地瞪着眼睛看着安宁,一时语塞,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安宁自嘲地笑了笑,失魂落魄地驮着沉重的步伐往回走。

正值夏日,风雨无常,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驱车快到家的昆明见下起了大雨,心立刻被雨水泡软了,他承认自己急功近利了,失去爱人的安宁的感受,他又怎么能体会。他买了伞,原路折回。

在一处红绿灯的人行道上,透过雨幕,昆明一眼就看到了安宁,因为只有她没撑伞还走得那么悠闲。他停好车,小跑着走到安宁身边。安宁抬头看了看突如其来的伞,在看看气喘吁吁的昆明,没有言语。

“对不起,我错了,上车吧!”

安宁不想理睬他,继续往前走。

有车急速驶来,溅起马路边的污水,泼洒向人行道,行人避之不及。昆明调转了手握伞,然后将安宁拉到自己的右边。

虽然是个很细微的举动,还是让安宁心中一颤,因为很久以前,她就有了这样的偏见:与一个男人并肩行走在路上时,男人总是站在相对危险的左边,将自己保护在安全的右边,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值得托付的人。当初和李小可有实质性的进展,也是因为和这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我也有错。”安宁终于开了口。

昆明杵了一下才明白安宁是接自己之前的话,他笑了笑指着车的位置说:“车在那边,要不你在这等着,我开过来。”说完欲将伞塞到安宁的手中。

安宁没有接伞,“今天能就这样走回去吗?”

昆明舒了一口气,“好吧,只要你愿意。”

于是两人就这样往回走,没有任何话语,完全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氛围中,以至于都忽略掉了那么大的雨声。昆明一直将伞倾向安宁,所以他的左侧身体不一会就已湿透。到家后,昆明熬了姜汤送去给安宁。之后,他们平静地坐在可以看得到城市灯火的阳台,聊到很晚。

之前在公园的争执,让安宁清醒了很多,或许这么长时间以来,就是缺少这样一个人,对她当头棒喝,帮助她面对现实,好让她从失去李小可的阴影中走出来。

安宁问昆明:“你说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刻意忘记的话,那么永远都忘不掉,而很多我们认为忘掉的事情和人,其实是因为想起来会更加痛苦,才不愿意面对那份记得而已。不如洒脱一点,不强迫自己忘掉,在心中为他留一个角落,好好地珍藏。只是一个角落而已,因为心需要更多的空位,让阳光和其他人进入。”

安宁盯着昆明的脸,仔细地听着他所说的一席话,突然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看着雨后的更加璀璨的夜空,嗅着雨水冲刷后更加清新的空气,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昆明躺在床上,拿出枕头底下一部屏幕已经碎裂的手机,一条条地翻看那些长久以来安宁发的信息,然后又一张张地翻看着相册里李小可和安宁的合照。

他用指腹轻轻地触摸一张安宁和李小可站在花丛中灿烂地笑的照片,目光聚集在安宁的脸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安宁,原谅我。”随后目光又转到李小可脸上,“兄弟,我想九泉之下的你因为放不下安宁,才会把你的手机送到我的手中,你也希望安宁能够走出失去你的痛苦,开始新的生活,对吧?”

李小可出车祸那天,昆明正在那个城市出差,从一个酒店参加会议后,他准备四处逛逛。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一位行人接到一个电话,十万火急的样子,未等绿灯亮起,他直接小跑着过人行道。一辆黑色的轿车正驶过来,司机为了避让这个行人,猛打方向盘,导致车撞到人行道旁一个大型户外广告的石柱后右侧翻,又被后面的一辆车追尾,顿时场面混乱。

这事故发生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然而就是这短暂的十几秒,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

昆明傻站在那里,目睹这一切,大脑停摆了好几秒,直到有人喊,“快来帮忙”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奔向了那辆侧翻的黑色轿车。轿车里的李小可被严重变形的驾驶室卡住了,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而他似乎在生死关头的时候用臂膀护住了坐在他身边的女友安宁,于是他的身体是扭曲着趴在安宁的身上的。

昆明永远记得那一幕,帮忙的人们有的报警有的呼救120,有的在指责那个闯红灯的行人,也有人试图打开车门,而他伏着身子,试图与李小可和安宁对话,减轻他们对疼痛的感知,以及这疼痛感造成的度秒如年的感觉。

昆明看到安宁的头快要抵到旁边那些碎裂的车窗玻璃渣,他急忙用手托住安宁的头。但是昆明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那狭小而血腥的空间里,正上演着一场恋人之间最痛彻心扉的生离死别。

癫痫病早期有哪些异常
癫痫病如何治疗好呢
中医治癫痫病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