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孔雀翎优酷 >> 正文

【菊韵】午夜梦回(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青山哥,你就帮小妹抱一下小炫子呗,又不耽误你爬山。

妹子,说多少回了,你该叫我大叔了,十六七岁的小女生,比我女儿都小那么一两岁。

喂,大哥,让你帮我抱一下小炫子,这年龄大小与称呼没多大关系吧?

叶子是一位来自于贫困山区里小女生,初中刚念完就被亲戚介绍到A市来做家政的。小炫子是青山所在公司老总的孙子,青山与老总同一个社区,而住在不同小区内。人家老总住的是几百万的一套别墅,而青山住的是银行按揭贷款购置的电梯房。青山平时除了正常上班外,业余时间爬爬山,散散步,看看书,偶尔写点什么诗歌散文类的小文章,虽然在那些大款们眼里,往往是不屑一顾的小角色,而在某种场合的社会低层次内,如小保姆,普通家政人员,特别是来自于偏僻山村务工人员的眼里,却还是算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小人物。叶子虽然在青山企业老总家做事不到一年,对青山可熟呢,由于一次偶然的认识,对他有着导师般尊崇。

樱山是A市区内唯一的一座国家级旅游生态森林公园,整座森林公园山峰罗列,山水相连方圆数里。主峰山顶有直达的盘山公路,穿山越岭盘旋而上。每一处山岭都有亭台楼阁,处处可见依山就势的林间阶梯石级,更有泼墨叠翠的茂林修竹及曲径通幽,是A市市民爬山健身、休闲娱乐的好去处。青山与叶子就是在樱山森林盘山公路上偶然相遇的,当时叶子吃力地推着童车往山上爬,童车内半躺着公司老总的孙子“小炫子”。当青山看到叶子推车上行推得那么辛苦、那么吃力,心中不忍半是出于好奇,半是出于热心助人,在适当的情况下大大地帮了一把,并在交流中相识相知,知道了彼此的情况。同样是在樱山脚下,同样是在一个社区,别墅群更挨近满山翠绿美丽清幽的樱山,那是名付其实的富人区。电梯房相对离樱山稍远些,当然也不乏有钱人。叶子是富人区的小保姆,因为年轻,生活虽然不算过得有滋有味,但也暂时算是过得无忧无虑。青山是私企一名普通的打工仔,家庭经济收入仅仅靠的是,一家四口人正常上班的一点微薄的薪水,除了吃喝人情事故一家人正常的家庭开支外,还要每个月还着房贷,日子算是过得紧巴巴的。或许是因为同是下里巴人的原故,青山对贫困山区走出的务工人员,有一种自来熟的特殊亲近感,所以对叶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在里面。往常,不管是在小区边缘,还是在樱山脚下,偶尔间相遇,青山不是送书籍给叶子看,就是对她嘘寒问暖,把个小姑娘时不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只管洗耳恭听。

大凡星期六,星期天,一般这时候,如果天气凉爽的话,公司老总一家,也会像大多数市民家庭一样,总是一家人来这樱山遛弯子的,今天却只见到叶子一个人领着小炫子,将孩子半牵半抱地在樱山森林盘山公路上慢慢往上爬行。仿若是在寻找诗意一般,青山恰巧此时独自一人在山弯上漫步,被叶子一眼看见,早就熟识了的一老一少便亲热地交流了起来。其实青山不老,才四十好几。叶子也不小,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两个人就这么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顺着山道往上爬着,忽然小炫子赖着不肯在地上走了,非要叶子抱着走,叶子便拉着青山的手,撒起娇来。此时此景在局外人看的眼里,还以为是老夫少妻一家三口,乐不可支地在森林公园里爬山散步……面对娇颜滴滴的叶子,青山多少有点难为情,如若碰到半熟不熟的街坊乡邻,或是喜欢笑闹的诗歌文友,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羞涩与尴尬?青山不知所措地望着叶子秀丽略带狡黠的笑脸,心里禁不住一阵阵的发愣,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哥,爽快点,是老了抱不动,还是放不下诗人的架子,还说痛爱小妹呢?就是不愿意帮小妹抱抱!叶子有些不高兴了,一边撒娇,一边用力地扯着青山的手。

什么诗人哟,能有什么架子?叶子,看哥像是老了吗?莫说一个小孩,就算是你哥也能抱得动。虽然对于叶子喊他哥的称呼,青山是不大认可的,可现在被叶子用话拿着,这些话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你抱,你抱,我就不相信你能抱得动我,嘻嘻!看不出哥除了会写诗,还会吹牛。

叶子一边放下扯青山的手,一边打趣地去抱那赖在地上不肯走的小炫子。青山最是听不得人家说他吹牛的话,更何况还是一个对自己比较崇拜的小女子。果然,他被叶子半挑逗半玩笑的话一激,顾不得去观察前后左右的人流状态,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迎面半弯腰地踞下身子,双手搂着叶子大腿,一叫劲费不吃力地将叶子连带小炫子一起,连腰带臀地搂抱了起来,叶子被搂抱得“哈哈”大笑。

哥真有能耐,有种的话,别放小妹下来!叶子就势单手抱着青山的头,胸部紧贴青山的脸面,大声地笑着说,并一手抱紧着小炫子。

好啊,不放就不放!青山听到叶子欢快的笑声,有些得意了,鼓足了劲毫不犹豫地往上走。

俗话说,乐极生悲。青山就这么搂抱着叶子与炫子,才往上走不几步,就发现叶子不笑了,挣扎着要下来。青山一看不对劲,待抬头往前望去,但见山道上迎面下来了一伙人,当中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正是富人区青山所在企业老总的宝贝儿子,小屁孩小炫子的亲爸E公子,也正是叶子做保姆的东家。青山一下子慌了,连忙放下叶子,叶子紧抱着炫子就势落地站住。要说这事可大可小,莫说搂抱叶子走路,就算是在大路上公开亲吻叶子,也跟她东家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大不了E公子吃醋,叶子不在他家干了就是,所以,青山只是有些惊慌并未乱了阵脚。可等他一转身,可这要命的事情就来了,原来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紧跟着他妻子与女儿母女二人,此时此刻,正站在下首对青山怒目而视。看来前面即使没有碰到叶子的东家,他妻子也会在他累得走不动的时候扑上来兴师问罪。青山是一个不善于言辞的人,除了在公司里老实做事外,偶尔写点诗、散文什么的,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这一惊一吓,早就呆如木鸡,还不如人家穷山沟里走出来的叶子,一个劲地叫着,东家好!叔叔们好!……阿姨好,姐姐好!然后甩一甩秀丽的长头发,抱着半哭不哭的小炫子,飞也似地下山去了。叶子的东家E公子,走到青山旁边,怒气冲冲地指着他的鼻子,好你个青山,老牛还想吃起嫩草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话一说完便恶恨恨地带众友往山下拂袖而去。不待E公子走远,青山的妻子,更是一脸凶相,用冷得凝霜似的目光刺向青山,保证过的,你自己自觉签字去吧!签字?签什么字?不会是画押认罪枪毙吧?当然不会,但是会让你在离婚协议上签下愿意光身走人的字。青山有些后怕,一时无言以对,唯有将求助的目光转向女儿,女儿却只当没看见,一脸木然。

当晚,青山回家妻子不让进门,不得已返回樱山,在山道长亭内坐了一夜,也不见有半个人打电话来询问。好容易挨到天亮,青山破天荒地第一次步行到公司,待等到公司员工都上班后,科室领导通知他,说公司上层已经交待下来,让他知趣点卷铺盖走人,没有任何理由,只是说公司小,容不下你这么个多情的大诗人。青山明白了,这就是E公子给他的好看,心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是别争了,字越描越黑,事越争越丑。青山从公司出来思前想后,总是想不出自己命里可能出现的贵人,欲去找些文友倾诉一下,但恐于事无补反而徒增烦恼,想早点回家却又无以为由。枯坐山中一天无语,好容易挨到正常下班时刻,青山再回到家里,妻子却早已反锁着房门,依旧不让青山进门。呕了一天也饿了一天,前有猛虎伤人,后无解救之方,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归,青山觉得无处可走,一夜一天之中仿佛老了许多。

青山是家里独子,从贫困山区中走出来的穷孩子,体制改革的诸多因素,虽然让他说不上老家里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可也确实田无一分地无一垄。人情似纸世情淡薄,青山生性谦卑,平常亲戚也都不大来往,关键时刻无人解释。再说这也不是件说得清道得明的好事,他不想也不好意思去求助于亲戚们。在公司里,青山一直是位洁身自好的独行者,敬岗爱业坚持做本份事当老实人,他一生见不得唯利是图势利自私,所以当不了官、发不了财,为家人所不喜。同事们也见不得他清高自傲,平时也总是老死不相往来,出了这事能不幸灾乐祸或落井下石已算不错,私人企业想有人来为他见义勇为说句公道话,恐怕提都不用提。青山文友倒是有几个,却大都只是近几年来刚认识的泛泛之交,谈诗论文尚可,请求支援的话,恐怕人家听都未必肯听。

不就是一时冲动抱了人家叶子吗?公司、家人用得着这样么?青山这心里真是觉得有点冤。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青山想到了走,可就这么走了,先不管在外打不打得到工不说,可这一走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黑锅背定了。于公司,若硬是污赖你调戏老总的小保姆,青山还真是百口难辩。于家庭,上次不就是网上聊妹子被妻子抓了个正着,被逼着发誓保证了吗?如果再网上聊妹子就自动扫地出门……那时还想只要工作还在,婆娘凭空冤枉人可不行。可现在呢?在外面做苦力莫说做不动,就算是做得动,一旦被人们知道是被公司炒了的,又有何面目去见那些文朋诗友?这一夜,青山又去了樱山,在虎头崖自然景观上,又一直坐到夜深人静。一夜一天,再加一夜未曾进食,青山的肚子里,早已饿得失去了知觉。看虎头崖下黑漆漆一片,百丈悬崖仿若深不见底,崖石两旁,苍松怪柏上的枝桠,在夜风下狂舞着,宛如一个个吃人的怪兽张牙舞爪着……青山望着山下市区的灯火辉煌,想想自己失败的人生,情绪低落到极点,他不自觉地走到崖边,望着满天忽明忽暗的星斗,心里矛盾着,要不要来一个以死明志,一洗自己的清白……正在犹豫间,忽然感觉到背后冷嗖嗖的,似有人在冷眼地看着自己。出于想看清身后是谁的本能,青山慢慢地转过身来,暗淡的星光下,还来不及看清那人的模样,但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如鬼魅随影附形似随风飘来,挥舞着巨大的手掌,轻飘飘的一掌挥来,便将青山打得飞离了地面,快速地向悬崖下坠落……是谁在深夜中对一个走投无路的人下此毒手?又是谁在操纵着如此不堪一击的生命?青山瞬间思考了千百遍,仇人?情敌?不会,不会!青山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实,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哪来的仇人?情敌更是不可能!猝不及防中跌落,容不得青山细细思考,他现在只有惨叫的份。青山的身子在跌落的那一瞬间,就已急速地在黑暗中下滑,其实他并不想去死,他还有许多渴望,渴望妻子的再次谅解,渴望E公子的良心发现,渴望叶子会陪自己去向公司老总解释……

怎么啦?怎么啦?

随着妻子的惊呼,卧室内的床头灯被突然被妻子拉亮,青山惊叫着睁开眼来,心有余悸地望着面目惊讶的妻子,忽然发现自己依然躺在自家的床上……幸好,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妻子还在,工作还在,生命也还在,活着的感觉真好,青山在心里暗暗地念着佛号祈求菩萨保佑!明天星期一,青山还要去继续上班。

霜叶居士于丁酉年农历六月二十一日

什么是早期癫痫症状
卖丙戊酸镁缓释在哪里能买到
白银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