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隆达铝业 >> 正文

【看点】红内裤风波(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话说2001年初夏的一天,鲁西南地区一村庄名官庄,村委会的大喇叭响起了老书记洪亮的声音:“村民们注意了,现在我宣布咱们村一项决定,经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会议通过,现在摘掉一小队的冯国祥家和陆春梅家各自的黑旗,改挂红旗,并且评为咱们村里的互帮文明户!这是咱们村的光荣,也是咱们村精神文明的又一进步!希望那些没有被评上先进和挂黑旗的户们向他们两家学习!”这真一个不小的响雷!村民们真没有想到他们两家竟然被评上了文明户和挂上了红旗。很多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村里人纷纷议论,是不是他们两家给村长和老书记送礼了。一伙人正在村口议论时,外号“快嘴”老书记的爱人说话了:“应该给人家挂红旗,也应该评为文明户,我真佩服他们两家人!”她这一说,大伙七嘴八舌地争论开了,快嘴嫂冲大伙一乐,说出了原因,大伙听完,一齐称赞说:“应该这样!”具体为什么给这两户荣誉,大伙先吃惊后又赞许呢?这要从两年前说起......

改革开放后,新农村经济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粮食丰收不说,家家住进了小别墅。街道两旁,一排排两层的小别墅整齐地矗立着。一样的结构,一样的建筑风格,一样高的两层,房檐一色的琉璃瓦,白瓷砖外墙,走进村庄就象走进了皇宫一样。唯一不同是大门口有的挂红旗,有的户挂黑旗。这个村庄原来是很穷的,过去有句顺口溜:“十里八村数官庄,家家住着包皮房(里土坯外包砖)。村里姑娘向外走,一年不见娶新娘。”这是过去官庄真实的写照。改革开放后,在老书记的带领下,新上了多种经济实体,有养殖专业实体、大棚专业实体、加工实体等,村里的经济蒸蒸日上,一年一个新台阶。这个村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家庭经济富裕了,村统一划给宅基地,统一建筑楼房。喝酒闹事者,村大喇叭公开点名批评一周,家庭闹矛盾和不孝顺老人的,家大门口挂黑旗警告,表现好的家庭挂红旗表扬。

两年前的一天,冯国祥家高兴地搬进了新房,妻子刘玉娇别提多高兴了,回娘家见人就夸她村是多么的富裕,说话象是开拖拉机似的,响个没完。农闲没事,没少把娘家村的姑娘撮合到官庄来。冯国祥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别人出去打工了,他凑了一些钱、买了拖拉机跑运输,还买了收割机耕地收庄稼。不出村,自己村里的农活干不完。现在人都习惯了,耕地、播种、除草、喷药、收获都是机械化,一年在外打工,不用回家粮食就到家了。这冯国祥人长得粗壮,力气大,高中文化,妻子刘玉娇长得很小巧,能说会道,是远近闻名的媒婆。人送外号“柳一媒”——是笑她长得象柳叶一样细长。这天,冯国祥吃了早饭,两个孩子都上学去了,妻子去给人说媒走了。他想到不几天地里麦子快要收割了,便把收割机检修了一遍,倒了杯茶水,看着电视,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唱着豫剧选段。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是妻子打来的,告诉他,预报今天有雨,阳台上挂着刚洗的衣服,别忘了拿进屋。他走到阳台看看天,天气晴朗,一丝云彩也没有,他暗笑妻子多操心。也许他刚才弄收割机太累了,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忽然一记响雷把他惊醒,他突然记起妻子的交代拿阳台上的衣服。他慌忙拿衣服,突然一阵凉风吹来,自己的一条红内裤刮到西邻陆春梅家,正懊悔自己刚才没有一次拿完。陆春梅喊他了:“国祥大哥,你家嫂子的衣服刮进来了,我拿竹竿挑起递过去!”“好,谢谢你大妹子。”“谢啥,都是邻居,你们经常帮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你接......”“冯国祥,你这个挨千杀的,你在做什么?你,你......”妻子进大门了,看到第一眼是西邻陆春梅家递来的是丈夫的红内裤,这气呀!就不打一处来,连打带骂地就过来了。冯国祥吓得脸色都变了,这都说不清了。一是害怕妻子的大嗓门,二是西邻陆春梅是个寡妇,这事传出去自己以后怎么在街上站呀!所以没有理会妻子的喊骂。看到丈夫一句不响,回屋里了,这柳玉娇更气了,大声骂开了:“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自己男人死了,勾引别人的老公,看你的一天到晚那浪样........”陆春梅也生气了,本来没什么,帮你家拾衣服,反而被反咬一口:“我怎么了,你这样骂我,你才不要脸呢,刚才我们就在一起了,你能怎么样?捉贼拿赃,捉奸捉双,你看见我们怎么了?我们就好了,气死你......”这下柳玉娇更气了,站到阳台上大骂:“自己男人死了,闷不住了,发春了,发情了,大街上领去呀,领到家里陪你睡......”反正什么话难听骂什么,那边陆春梅也不示弱。这下村里看热闹的来了很多人,说什么的都有,说陆春梅和冯国祥高中是同学,耕地、收割庄稼少要钱等等。冯国祥实在听不下去了:“别骂了,臭娘们!”“啪”一记耳光打在妻子的脸上。妻子惊呆了,从结婚到现在丈夫第一次打自己,还是自己与外人吵架时打自己。她哭喊着,骂着,跑到屋里见什么摔什么:暖壶、凳子、茶具。并大喊:“不过了,离婚,你去找那发情的鸡去吧!”搬起电视却没有摔下去,从立柜橱里拿了几件衣服就回娘家去了。这下冯国祥也后悔了,坐在沙发上发呆。

冯国祥想起前几天自己过生日,妻子告诉他说,今年是他的本命年,特地买了两个红内裤给他,说是避邪喜福,没想到却惹了这么一挡子事来。自己为什么不一次把衣服拿完呢,自己早听妻子的话,把衣服早拿进来不就没有发生这事了吗......

再说这陆春梅自己受了委屈,跑到屋里大哭了起来。她长得很漂亮,浓眉大眼,高鼻梁,乌黑的头发,身材均匀、丰满,凸凹有致,肤肌洁白,气质典雅,象电影明星一样。她嫁到官庄来,丈夫郑秋雨原来是村里的干部,家里穷,只靠开拖拉机跑运输争点钱,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但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拉砖,丈夫由于疲劳驾驶,和一辆大卡车相撞,丈夫当场死亡。那时候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才一岁,她不知哭了多少天。为了孩子,她放弃了改嫁。因为她很爱自己的丈夫,他们既是同学他又是她的偶像——上高中的时候他是学生会主席,潇洒帅气。加上丈夫的父母年龄已高,她咬咬牙担负起了照顾老人的责任。这几年她承包了几亩大棚,种植樱桃,她没日没夜地干,家庭经济也不断地好了起来,不久也盖起了两层小楼。她为人正直,从不招惹是非。尽管村里传言她盖楼的钱来历不明,她知道那是有个别人觉着她一个寡妇,盖楼不可能,但哪里知道她受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高中的时候,自己和丈夫还有冯国祥都是同学,各自结婚后,相处得都很好,以前跑运输,丈夫和冯国祥一起结伴,谁家有了困难,相互帮忙。自从丈夫死后,快嘴刘玉娇给她说媒再嫁,她没有同意,两家关系因此也凉了下来,因为她不喜欢和人聚伙拉家常,受到一些女人的非议与孤立。她不在乎什么,把孩子养大考上大学,自己家富裕起来,把老人照顾好,也就对起死去的老公了。

误解发生过了几天。麦子熟了,冯国祥开始下地割麦子,家里乱糟糟的,他顾不了孩子,去岳父家叫了几次妻子,妻子赌气不来。他没有办法,只好让孩子放学后自己做饭吃。两天时间,自己村里的麦子就收割完了,就又去了临近的村庄。因为收割机的轰鸣声,他的手机响了几次都没有听见,哪里知道家里发生了大事......

陆春梅吃了午饭正在晒麦子,突然听到隔壁冯国祥家两个孩子大哭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尖叫声,她预感到发生了什么,因为她知道冯国祥夫妻都没有在家里。她翻过楼梯的隔墙,进屋看到两个孩子倒在地上,大的女孩趴在地上大哭,小的男孩尖叫着在地上打滚。煤气灶开着,锅掉在地上,是开水烫着了两个孩子,她没有犹豫,拨打了120救护电话,随即拨打冯国祥的电话,但没有回应,她翻墙从自己家拿了一些钱随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在医院里忙了六个多小时。医生告诉她,不要着急,孩子是轻度烫伤,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看着病床上两个孩子睡着了,她也疲惫的坐在门外的椅子上合上眼......这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一阵哭喊声惊醒了她,她发现冯国祥夫妻来了,她没有说什么,悄悄地回家了。

“你们是孩子的父母?”医生问。“是的,我们是!”“那刚才那人是孩子的什么人?”“是,是我们家邻居。”“哦,我以为是孩子的母亲呢,看她又伤心又着急,哭了好一会呢,要不是她,孩子再在地上滚一会,皮肤粘落,感染就麻烦大了,可能孩子住院的钱也是她垫付的,你们家邻居真好呀!”冯国祥、柳玉娇这才想起门外的陆春梅,出门一看,早已没有了人影。冯国祥打了她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孩子的找妈妈的哭声。冯国祥看了妻子一眼,热泪盈眶,不知是悔恨的泪水,也不知是感激的泪水。

在医院期间,冯国祥把红内裤的事情前前后后给妻子讲了一遍,质问妻子:“你也不想想,你刚洗的内裤我穿过吗?人家出于好心,你冤枉人家。再说,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样的人吗?人家一个寡妇,容易吗?你好好想想吧!”“国祥,别说了,我错了,你说的,我妈都给我分析过了,我碍于面子故意气你不回来,我知道自己错了。回去我去春梅家道歉去,好吗?”“好了,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个月后,孩子出院回家了。刘玉娇刚洗完被单,一个人进来了,是陆春梅:“嫂子,孩子怎么样了,我来看看孩子,给孩子买点吃的东西和一些牛奶。”“大、大、大妹子,你来还买东西干啥呀,我、我对不起你,我、我向你......”“别说了,一场误会,我早忘了,还有,还你一样东西,红内裤,叠的整整齐齐的,你看好了,看是不是你家国祥的!”“别说了,是我误会你了,妹子,你是我家孩子的救命恩人,我一家人都报答不完你!”“都是邻居,关系又这么好,什么也别说了!”“你垫付孩子住院的钱要还你!”“没关系的,现在你家花了不少钱,现在我不用,以后再还我吧!”“不行,现在就还你,我刚从我娘家拿来了钱!”“嫂子,你见外不是。俗话讲,远亲不如近邻,再说你家国祥没少帮过我们,无论耕种,收割都少要我们的钱,我也很感激你们呀!”说完握住了刘玉娇的手,而刘玉娇则控制不住自己抱着陆春梅哭了起来......

“孩子怎么样了?国祥!哈哈,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呀?国祥没在家吗?”“原来是老书记呀,孩子好得差不多了,国祥去灌煤气了。”“哦,这次多亏了春梅呀,昨天我去乡里开会,乡长还问起我这事呢,那主治医生是乡长的爱人,乡长要我表扬春梅呢,和睦了邻里关系,给我们村起了表率作用。国家讲和谐社会,我们要讲和谐乡里。看到你们这样,我也放心了,摘掉你们两家黑旗,改挂红旗!哈哈哈......”“老书记,这都是邻居之间应该做的事情。没什么的,我们都和解了,本来就是一场误会,以后我们是好姐妹。你放心吧!换了是国祥嫂子也会这样做的!”“好,好,春梅说的好,我们支部晚上开会研究表决,明天宣布对你们两家的褒贬决定,这是村委会给孩子看病的三千元钱,也是咱全村人对你家的赞助,好了,我走了!”刘玉娇热泪盈眶,感动地说不出话来,抓住陆春梅的手一起目送老支书离去......

部分性癫痫病的原因
广西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失神癫痫病有什么办法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