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梨树病害 >> 正文

【菊韵】莴笋熟了(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周六下午,党团生活一结束,各班便忙着整地种菜,想赶在汛期前把菜种了。三班长许强也带着战士在菜里忙活。三班这块菜地,是全连菜地中最大的,足足有20来平方米。这菜地近挨连队的操场,走出连队的每个门间都能看到这块菜地,这地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莲花漾在指导员马青的心中。

全连每个班排都有生产任务,收获的蔬菜以市场价的半价卖给连队,蔬菜产量也是年终各班评比先进的一个指标。各班排抽空在山坡上都开垦了一些菜地。山坡陡峭,乱石林立,杂草丛生,又参杂些树木。树木是严禁砍伐的,连队所在的海岛是全国著名的风景区,岛上每棵成材的树园林部门都是有登记的。在乱石堆、杂草丛、树缝间巴点菜地,就像沙子里掏金那般艰难。连队的菜地因山势而垦,故这些菜地大多很小,零零碎碎的,像是披在山坡上一条撕碎的绸带。这些地虽然零碎,却被战士们料理得很好,蔬菜长势十分喜人。收获季节,菜地里,青的、白的、黄的、绿的,色彩斑斓的菜地是战士们心中最美的风景,这风景里的每一抹色彩都是官兵们用汗水浇灌出来。

马青曾在上政治课时说:这菜地种的不光是菜,还有干部战士的精气神,这菜地能反应出一个连队的精神面貌,是干部战士精神家园中美丽的一角。指导员马青是政治学院毕业的,他总能从一些看似不起眼的事情上提炼出一些别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对这一点,营里干部很是佩服,到底是政治学院毕业的,眼光就是独到。连队这些散落在山坡上的小块菜地,在指导员马青眼里可是个宝。

一天,训练结束,战士们顾不得休息,又在菜地里忙开了。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战士,指导员动情了,这岂是种几棵菜那么简单的事,而是我军光荣传统在新时代战士身上的体现。马青回到宿舍,写了一篇题为《发扬‘巴掌地’精神,永葆革命本色》的文章,文章在军区报纸上发表了。名由文出,连队的‘巴掌地’因马青的文章出名了。连队地处风景区,连队外是灯红酒绿世界,而连队这些改革开放后出生的战士,却依然传承着我军的优良传统,这引起了多方的关注。一家电视台拍片路过连队,制片人听说‘巴掌地’的传闻,很感兴趣。现在社会上有些年轻人,不思进取,过着饭来张嘴,衣来伸手的日子,不要说开荒种地了,吃菜还嫌肥挑瘦的,这样的片子若拍出来,肯定有很好的教育意义。经得团政治处的同意,他以连队在训练间隙开荒种地的题材,拍了一个专题短片,节日播出后,社会反响很好。

报纸上有名,电视上有声有形,马青连队的事迹也就在当地传开了。

马青所在的连队,在团里原来也没啥名气,自打‘巴掌地’在电视、报纸报道后,全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马青他所在连队在全师成了风可浪尖的单位,一时间,马青连队成了全师思想工作的先进单位。

连的出名得益于‘巴掌地’,马青对‘巴掌地’也就格外重视了。连部是没有生产地,但马青也没闲着,班排搞生产时,他就会到地头跟战士聊聊天,偶尔也会帮着忙忙。

党员学习结束后,看着战士们都在搞生产,马青也坐不住了。他转到三班菜地,“你们班这块菜地在全连菜地中是最显眼的,领导到连队视察,都会看看这块菜地,这块地既要出经济效益,也要体现出我们连队的精神风貌,也要产出政治效益来。”马青笑着说道。

“指导员,你放心,我们班无论军事训练,还是政治学习,哪样不是走在全连前面的,生产肯定也不会落后。”三班长许强打着保票说道。许强是上海兵,军事素质过硬,人也特别精干,他是连队唯一从师教导队培训出来的班长,还是个预备党员。经指导员一点拨,他立马明白这块菜地所承担的神圣“使命”。

“好!有这样的认识不错,这块地种啥啊?”马青又问道

“这块地处风口,一般的菜种在这里抗不了台风,我打算种莴笋。”

“好,竖成行,横成列,可千万别载得乱七八糟的,你们忙你们的,我再到别处看看。”马青说完,朝别的班排走去。

马青工作责任性很强,配合连长抓军事训练,他是率先垂范;协助副连长搞好连队农副业生产,他也是尽心尽职;对自己的本职工作——思想政治工作那更不用说了。马青觉得改革开放后,人们思想活了,对利益追逐心理强了,这也无可厚非,但沿用老一套的办法很难解决新形势下战士遇到的思想难题,只有因引势利导,结合改革开放的成就,才能激发战士安心海岛,建功立业。连队战士大多20来岁,他们的父母送他们来部队,既希望自己的儿子献身国防建功立业,但更多父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在部队好好锤炼,回到家后能抗起一个男人的担当。20来岁,是一个放在水里成水,放在酒成酒的年纪,自己得为他们把好“舵”啊。

尽管马青还不到30岁,但身后有七八十个战士跟着,他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长像也比同龄老不少。八一建军节,地方妇联组织妇女给战士洗被子,一个大婶见了马青还以为他快50了。若把连队比成一个家,他和连长就是这个家的家长,事事都得操心。尤其指导员,战士想啥?需要啥?他都得心里有数。连队训练特别紧张,训练时哪能找战士谈心,平时,若一本正经把战士叫到宿舍谈心,也显得小题大作了。他喜欢和战士一起种地,一起运动,一起训练,只有和战士打成一片,才能掌握战士的思想动态。一些星星不点的事,在说说笑笑中就化解了。马青虽然是政工干部,但他的军事素质也十分过硬,一次,在全团基层干部军事比武中,他竟然得了全团第五名,一个政工干部军事素质竟然不输给军事干部,那次比武让马青在全团一下子出了名。战士们对这个军事训练不含糊,又能写会画,也没啥架子的指导员,既敬佩,又打心眼喜欢。连队每年都有一个有个立三等功的名额,往年都是党支部开会决定。对这一传统做法,马青觉得得改一改,他相信战士的思想觉悟,战士心中有杆枰,一年工作谁够不够格,战士心中一肚数。他把这想法告诉连长,连长也觉得可行。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得了百分之八十的选票。俗话说;工作好干,功难评。他的初衷不是为自己立功,而是激发士气。他高低不肯受领这个三等功,后来还是开了支委会,实在推托不了,他只好服从,这也是他当兵11来立的第一个三等功。

三班整完地,不少班的战士开始打篮球球,打牌了,班里战士也摧促班长快点栽。“急啥,种菜又不是画画,画错了,换张纸重来,全连就这么块好地,不上点心能行吗?”许强没有理会战士的摧促,有些不满地说道。许强绕着菜地转了一会,总觉得还有啥事没办妥帖似的,他没有贸然下手栽菜。沉思一会,许强忽然想起指导员的叮嘱,忙叫新兵赵杰到通信班借点电话线。种地借电话线干吗?赵杰带着疑惑去借电话线了。

不一会,赵杰拿着电话线回来了,只见许强早已在地的两端匀称钉了几根细木棍。见赵杰回来,许强忙从赵杰手里拿过电话线,把电话线栓在木棍,电话线拉直绷紧后,沿着电话线把莴笋载下去,每栽一棵,都认认真真地瞄上几眼。整地到没用多长时间,四五个人载百棵菜足足花了个把小时。栽完了,浇上水,许强又仔仔细细看了好几回,笃定没有一棵栽偏了,栽歪的,许强这才放心收工。

菜栽下没几天,便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春雨如酥贵似油,下了两天小雨,地里的莴笋叶泛青,并长出了新叶。

又过了20多天,一蓬蓬的莴笋娇翠可人,明媚的春光洒在莴笋的露水上折射出晶莹的亮光,那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珠像极了细小的水晶。每次出操回来,指导员都会下意识地对莴笋地看一会。连长看到马青看着莴笋愣神的样,斗趣道:“老马啊,我这个人没啥出息,在单位受领导气,在家受老婆气,只有看到这绿油油的莴笋,我才觉得心情是如此的愉悦,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哈哈,连长你咋跟我一样的感受呢,难怪我俩搭档,工作搞得这么好。”马青也跟着连长开起了玩笑。

紧张的连队生活过得真快,一晃40多天过去了,窝笋长20多厘米高,根部的叶子扒去三四厘米,青里透着白,白里泛着青,青白相间发出如青田玉般的淡淡幽光。一对来连队看望儿子的农村夫妻,笑着对指导员说:“我们种了几十年地,还没见到过把莴笋种得这么好的,那一行行,一列列,笔直得跟枪打似的。”

“那是我们的战士是用心在种菜,有这认真劲,干啥事都能成了。”指导员答道。

眼瞅着莴笋成熟了,一季忙碌总有了收获。一看到菜地里壮壮的莴笋,许强的脸上就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喜悦。

一天中午,马青到接到政治处电话,说最近几天上级工作组要到连队检查工作,并交待了迎接工作组检查的相关事宜。接到上级指示,连队忙着打扫卫生,整理环境,马青叫文书抓紧时间出一期新的黑板报。怕哪还有疏忽,马青又和连长交流了几次。以他们的眼光,实在挑不出哪里还有毛病。万事俱备,只等工作来检查了。按连队规定,星期三晚上是自由活动,训练结束,还没开晚饭,马青和连长站在操场上闲聊。

夕阳还没落尽,弱弱的残阳,把大海和海岛映照得分外妩媚。基层干部真的很辛苦,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两眼一闭,还得提高警惕,难得有片刻的休闲,马青体会到难得的舒适。他边和连长聊天,边由远及近欣赏起美丽的海光山色。当马青的目光落在三班那块郁郁葱葱菜地时,他的神色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一拍脑门叫道:“要死,我这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这一惊一乍,吓我一跳。”连长被马青陡变的神情吓了一跳。

“等会你就知道了。”马青对连长说了一声。扭头朝连队宿舍喊:“许强,你过来一下。”

听指导员喊,许强急匆跑过来,“指导员有什么指示?”

“工作组马上就要来了,这个工作组级别很高,工作组到来前,千万不要把莴笋砍了,记住了,一棵也不许砍,这是连队的一道风景,这也是你们班为连队争了光。”

“好哩,指导员你放心,保证一棵也不会少。”看指导员讲话神色凝重,许强立马表态度道。

天有不测风云,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正当全连官兵连同地里的那一畦“英姿飒爽”莴笋等候工组检查之际,忽然来了台风,这台风一刮就是一个星期。许强忧心忡忡地找到指导员,“指导员,地里的莴笋该收了,今天早上我用手指掐,皮都掐不进去了,再不收就老了,战士忙了那么多天,可惜了,前天司务长也告诉我,这菜该收了,菜老了,司务长就不收了。”

“又不是一直不收,烂在地里,就几天时间,菜老皮不老心,司务长那边我去说,果真老了没法吃,这钱我自个掏,你看你,大局观都到哪去了。”看着平时精明的许强竟在这事上犯起糊涂来,马青很是生气。

又过了3天,风终于停了,海上恢复了通航,工作组一行30多人到连队检查工作。指导员向工作组汇报了近几年来连队的工作,这汇报材料马青认认真真准备了好几天。马青是个老指导员,他深知工作汇报的重要性,除了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连队的工作业绩有时是要能过他的汇报体现出来的。尤其如此高规格的工作组几年难得来一回,他可不能因为准备仓促,“抹杀”了战士的成绩。要说马青工作汇报的水平,在全师的指导员中是数一数二。他汇报工作神色淡定,从不照本宣科,感觉工作组不感兴趣的,三言两语就跳过了,若工作组重视的话题,他就展开讲。工作组对马青汇报很满意。听完汇报,工作组按着花名册,又抽一个班的战士,在操场上考核“兵在敌火下运动”训练课目,看着训练场上战士们生龙活虎的劲头,工作组连声赞叹。一位首长看了战士们精湛的单兵战术,由衷地说道:“有这样的战士守卫海岛,我们放心了。”

考核完连队的军事训练,工作组的目光不禁不约而同地被操场边的菜莴笋吸引了,只见那莴笋,躯干粗壮,菜叶青翠,横看竖看都在一条线上。莴笋的整齐划一,莴笋的长势真的把工作组震撼了。那位首长又动情地说:“海岛灾害性天气特别多,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我们的战士还能种出这么好蔬菜,精神可嘉。”

工作组在连队检查一个来小时就离开了,工作组的车队刚淡出战士的视线。连长和指导员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驰了,他俩顾不得在战士面前的威严,一屁股坐在操场的水泥地上。自打得到工作组来连队视察的消息,他俩的心里就像压了一座大山,没有睡过几个安稳觉。工作组全师只检查他们一个连队,他们连队在检查中表现的好坏,一定程度反映着整个师的训练管理水平,若是检查中出了纰漏,影响了全师的声誉,他俩的心中就会留下一道难以绕过的坎。

马青和连长坐在地上抽着烟,闲聊着,马强乐呵呵地跑过来,“连长指导员,抽啥好烟,给根抽抽。”许强知道,这次工作组对连队评价很高,这时开点玩笑,连长指导员也不会生气。

“就数你眼尖,这全给你了。”马青笑骂道,顺手把大半包烟扔给了许强,许强点了一支,没客气把烟揣进了自己的口袋,招呼着战士到地里收莴笋了。

马青没像往常凑过去和战士说笑,这些天他实在太累了。他默默地看着一棵棵倒下的莴笋,使劲地吸了一口烟,又慢慢地吐出。那缕烟雾,在他眼前由粗变细,由浓变淡,最后消失在暮春的海光山色中。

脑外伤癫痫易复发吗
北京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医院哪个好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