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首胜是什么意思 >> 正文

【客栈小说】往事如烟_1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淅淅沥沥的雨水毫无预警地从前一刻尚是湛蓝的天空迫不及待地坠落到尘世中。宋子彤顶着大雨,骑着脚踏车往家里的方向前进。念到初中就没有再读书的她,找到一份算是优厚的工作,平日里也不回家,只在特长的假期里回家住上几天。但今日也不是什么假期,她却请假回家去。

半个小时前,接到家里头的电话,说是爸他病危了。让她急忙赶回家里头,免得见不到爸的最后一面了。宋子彤顿时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忙抛下手头上的活儿,交待了几句就跟公司告了假,就担心万一迟了。但她就是不明白,为何平日里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说倒就倒了呢?半月前的假期,她才回家住了好些天,也没看到爸说哪里不舒服了。如果是在她离家之后病倒的,为何妈也不跟她打电话呢?

越想越是急,也顾不上在雨中,视线有限,行车走路也不该过急。脚上马上就加快了几分——

雨水不断地打到唯一没有遮掩物品的脸上,眼镜被刺得生疼。雨势之大,令到宋子彤即便利用鼻子在雨中呼吸有些困难,但仍然不敢贸然张嘴呼吸。免得才刚打开嘴巴,就被灌进了满满的雨水。好几次,差点把雨水给吸进气管里头,没把她呛死。

眼前一片朦胧,耳边只听到滴滴嗒嗒的雨水拍打声音。就在她拐弯之时,一阵刺眼的灯光蓦然映入她的眸底,心头一惊。手上还不忘马上用力地扳住手刹,但被雨水润滑的地面失去了摩擦的功效,完全无法让已然超速许多的脚踏车停下来——

刺耳而悠长的急刹车声音伴随着被溅起,宛如浪花一般的雨水袭向宋子彤。她凭着本能,手上用力一扯,把脚踏车的方向硬生生的改变了。因为急促的动作导致了车轮一滑,宋子彤连人带车地掉到地上去,别说是浑身都被浸入冰凉的雨水当中。原本已经没有多大作用的雨衣,现在完全没有了作用。

宋子彤的脚被自己的脚踏车给压住,半个身子都不能动弹,眼看着大货车的后轮子就要压上来,她只能够在心里急。

本以为今日就要命丧于此的宋子彤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大货车却在压倒她的前一刻停了下来。心里面顿时放松了不少,但此刻脚踝传来的剧痛差点让她无法呼吸,泪水不由自主地飙出来,与冰凉的雨水混合起来有种暖暖的感觉。

在雨水拍打地板的声音中混杂了脚踏的声音,然后头顶上的雨水停了。宋子彤抬起头,只见一位顶着个“鸟窝”的邋遢男人为自己撑着伞。已经被胡渣子布满了的脸庞只余下一双略显疲惫的眼眸,里头透着浓浓的担忧,不知道是为了她,还是为了他呢?宋子彤原想要扯出笑容来消除对方的担忧,只是脚踝的剧痛源源不断地传来,像是被灼伤了的伤口一样透着刺烈的感觉。

男人的眼镜从她的脸上移开,来到她被脚踏车压住的地方,二话不说地将手里面的伞交给宋子彤。然后自己帮忙将脚踏车扶起,稳住脚踏车,回眸一看,宋子彤也依靠着手里面的伞站了起来,被雨水浸染的脚已经缓解了剧烈的疼痛,她终于有暇对男人扯出笑容,即便弯月形的眸底依旧映照出她的不适感,但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扯出笑容来消除对方的担忧。不论对方是否是为了自己的伤势而担忧。“对不起,我造成您的麻烦了。”她靠着伞撑着自己的身子,给男人鞠了个躬。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操之过急的话,男人也不需要在这儿耽搁这么些的时间。“但先生若是想要赔偿的话,能否改天再议?我今日还有些急事,现在我留下我的联系方式给您,到时你联系我就好。”她摸摸身上的衣服,想要从里面取出纸笔来,只是衣服上传来的湿意,令她不由自主的尴尬一笑。现在即便,她有纸笔,也该报销了。

男人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表情跟动作,只是挑了挑眉。“你不是受伤了吗?”声音沙哑得让人难以接受。

被男人一提,被她忽略的脚痛又再次传来,她不由自主地蹙眉。“不要紧,我得走了。”原想要看看手表,但手表因为被浸过之后,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她的表情有些颓废,然后不顾脚踝源源不断的痛感,将手里的伞子还给男人。二话不说地推走脚踏车。

毫无预警,男人一手拉住脚踏车,另一只手扶着宋子彤。“你的脚受伤了,若是不去医院,会加重的。”不顾宋子彤的抗议,将她推上了自己的车去。脚踏车则是被他仍在货柜里面,“你别吵了,我们先去医院。”

宋子彤摇头,“不,我得回家。”她心里头担心,方才耽搁了这么些时间,也不知道爸怎么样了呢。“要不,麻烦你送我回家。我的家人会送我到医院去的,麻烦你了。”她接过男人递来的布巾,擦干净脸上的雨水。泪眼汪汪地看着男人。

男人心头一软,只是——“ 不必麻烦,我送你到医院就好了。你得知道脚伤可不能这么拖下去,否则会有后患的。”他还是不肯松口,毕竟这是自己造成的麻烦,他也不想就这么一走了之。虽然说,是她突然冲出来才会导致这件事情的发生。但他身为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

“不麻烦,这样一点都不麻烦。我真的得回家了,我家里还有急事。”她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告知眼前的陌生人。“如果你觉得麻烦,你还是让我自个儿回家去吧。”如果男人还不肯放弃念头,她可真要怀疑男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她是不顶漂亮,但在单位里头,她的姿色也不差。若是碰上心生歹意的人,她这么一个弱女子——而且还受伤了,那该怎么办呢?

不知道宋子彤心中的想法,男人心里头在估量。“你家里的事儿真这么急?”看她的脸色也不像是假的,但她的脚伤——“好吧,我先送你回家, 麻烦你说下地址。”不忍心宋子彤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宋子彤的家门。货车则是停在村口那里,毕竟这些乡村小道,货车实在难以进入。男人将货车停摆好,就一手扶着脚踏车,一手搂好宋子彤的腰部,让她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慢慢走回去。

“谢谢你,万义诚。”来带家门口,宋子彤因为不知道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请人家进去坐。“我家到了,如果你有事,我就不留了。慢走。”即便失礼,她也只能这样了。如若爸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请人家进去坐反而不好。

男人——万义诚也是经历世故的人,如何不懂宋子彤的心事,他只是撇了撇被胡渣子遮住的嘴。“你自个儿小心点,即便有什么急事,也不可像今日这般莽撞。”今日如果他不是刹车及时,那么宋子彤还不成为一堆肉酱?不等宋子彤反应过来,万义诚已经转身离去。宋子彤抬起一手,想要唤住万义诚的脚步,但她最终还是缓缓的放下手来,推车进屋里去。

“妈,爸呢?”她将脚踏车放好,然后拐着脚慢慢走进去。只见母亲独自在自己的屋里头,却不见爸的身影,于是出声问。

宋母抬起头,轻轻叹息。眸底有着歉意,“子彤,我说了谎,你爸他没事儿。只是他今晚上邀了一个朋友的儿子过来吃饭,所以想要找你一同来。我想,你定是不会为了这些小事特地回来一趟,就寻思着给你报了个谎。”她说着说着,声音慢慢的小下去了。眼帘也垂下去,不敢与女儿对视。

“你——”眼前的人可是自己的母亲,宋子彤如何能够发她的脾气呢?但,如果不将怒火给发泄出来,她又该如何呢?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母亲对她撒谎,可知她方才差点儿命丧?现在浑身湿衣尚未换下,她急着就是探问爸的下落——没想到得到的居然是这个答案。她如何不气?

为免自己真的将怒火发泄在母亲的身上,她转身就走。 即便是龟速,但她还是以最快速度离开这房间。她真的不想对母亲不孝,但她想今日这事即便是换了是别人也没有办法 不恼火吧?真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让她大老远地跑回来就是为了相亲这事。去年过年时候,爸妈就给她提过这事了。但被她马上否决之后就没有再提半字,原以为他们已经打消了这个混账念头,可就是想不到,他们居然给她来这招。她倒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才是——

但,现在她都已经回来了,难道就这么走了吗?

唉!她是家里头的独生女,自小虽然说不上是备受宠爱,至少也不差就是了。如果不是政府现在不允许一夫多妻,只怕爸早已经纳了妾回来,她倒是不怪爸有这种想法。毕竟在农村里面,儿子才是宝,女儿就是草。这些思想即便让她不以为然,但也从来没有抱怨过半句就是了。她是不顶爱读书,但也知道只有读了书才能够出人头地。不过爸却不是这么想,硬是让她中断学业。她也没有半句怨言,只是默默的听从爸的命令。她知道爸也不容易。

只是,今日的事情,倒让她难以接受了——

才刚换下湿衣,开门就见到母亲充满了歉意地站在门口。“妈,有事吗?”她也只是淡淡然的问了句,眸底更是有着不信任。她知道自己这样子会扎伤老母亲的心,只是他没有办法心平气和。至少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她依旧没有办法原谅她的行为就是了。“如果没事,趁着现在天色还早着,我先到医院里去。”她只感觉到脚伤加深了不少,想是方才走动的缘故了。

这才注意到她的不寻常,宋母立刻上前扶着。宋子彤立刻不着痕迹地移开了些,避开宋母的触碰。“既然没事儿,我先出去了。”她漠然的说,然后自己吃力地拖着受伤的脚,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出家门。才刚踏出家门,“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脚受伤了吗?”属于男人温醇的声音蓦然在她的头顶响起,接着身子便被一双有力的大掌给扶住。

宋子彤惊讶地抬眸,映入眼眸的是一张干净清爽的男性脸庞。心里头不禁一阵小鹿乱撞,连忙低头掩饰那份失礼。“谢谢。”不着痕迹地避开男子的搀扶,一手扶着墙壁,稳住自己的身体。“先生,请让一下,我得去医院。”她的脸色有些漠然,眼前的人并不是她所认识的人。自然戒备是免不了的——

忽然自己的身子腾空了,宋子彤愣了愣,“放开我,你这是干什么呀?”她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去挣脱,只是女人终究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男人开口了,但并不是对宋子彤说的话,而是回头跟宋母说。“宋伯母,很抱歉,我失礼了。我现在先送她上医院去,毕竟脚伤并不是小事,不能够疏忽大意。”他似乎并不知道宋子彤的身份,只是她从这屋子里面走出来,大概也是宋母他们的客人才是。

宋母似乎也没有料到男人会有这样的举动,愣了愣,傻傻地点头。“那劳烦你了,秋彦。”她轻声说,避开女儿送来地恨恨眼神,心里头不禁有些心虚。方才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女儿的不适,已经是不对。没有能力送女儿到医院去,更是不妥,现在有人愿意效劳,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熟识,自然是不会推托。

得到宋母的答应,谢秋彦大步地跨出去,手上圈紧不断挣扎的娇躯。宋子彤身上属于女子馨香的味道窜进他的鼻腔里面,不禁让他心动涟笙。“别动,要不掉下去了,我可不负责。”搁下威胁的话,宋子彤果真不再动。自己的脚伤犹在,可不想要再弄个什么伤回来呢。谢秋彦将宋子彤放到自己那台新买的轿车里头——

望着驰去的轿车,宋母的内心却是不胜担忧呢。谢家在本地也是有名望的一族,而且谢秋彦还是这里少有的大学生,当真能够看得上他们家子彤吗?子彤虽说是从小孝顺乖巧,但知识涵养不足,难免带些粗野的味道。如此,怎可能够配得上人家呢?倒不知道孩子他爹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要攀上人家,也得自己有这个能力才是呀。即便是挟恩图报,但子彤日后的日子可该怎么过才是?

还真是令人担忧呢。

看着自己肿包的脚踝,宋子彤心里头一阵慨然。即便自己是请了几天的假期,但老天爷也不用这么对待她吧。若不是因为这脚伤,她早在知道老妈他们的谎言之后就回单位里头销假了。原本她还想这个月的全勤奖定能够袋袋平安,可没想到——一个谎言就让她这些日子的努力都粉碎了。现在还落了个脚伤,这笔医疗金可不少。若是爸他知道了这事,只怕还会惊叹“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原来,是我爸救了你爸。我就说我们家这么穷,你们又怎么肯与我家来往,原来这其中有着这么一个故事。”她喃喃道。依照她对爸的了解,也能够知道爸一定会这么做的。“但,我也没有想到你爸居然是这么孝顺的人呢。为了治愈老母亲的病,特地爬上‘独眼峰’找药去。谁不知道‘独眼峰’上面盛产毒蛇,不要命的人才会这么爬上去的。”真不知道是他爸勇气可嘉,还是真的不要命了。

微微一笑,对于宋子彤的直言直语也不觉什么,谢秋彦将她抱起。“你这些天就在家里头好好歇着,没事就别惦记着你们单位上的事情了。”跟她聊天之后才知道,她原来就是宋伯父的独生女儿。之前他到过宋家几次,也没能够见得到她。听说她初中之后就没再读书,出来工作了,想必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才没法碰得着。“即便宋伯母再怎么没法子,也不能够这么折腾后辈呀。要真是因此而出了啥事,她可怎么办?毕竟你们两老就只有这个独生女儿了。”他喃喃道。

宋子彤听在耳里,心里却已经慢慢原谅了母亲。她现在只是有些脚伤罢了,也没出什么大事儿。她能够体谅母亲的心情,倘若不是太了解她的性子,母亲也不必这么做了。想必是自己的个性太过强硬了——就在这么想的时候,耳畔传来了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声。

石家庄癫痫病治疗哪里好
小儿癫闲病能彻底治疗吗
癫痫病还能要孩子吗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