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天去哪玩比较好 >> 正文

【江山同题】遗忘_23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叫程静,今年13周岁,是两千年生人。我这个年龄正是蓓蕾初绽,应该是记忆力最好的年龄段。可是,我刚刚经历的那一场又一场的噩梦……真是不堪回首!我被亲人、朋友、警察姐姐、心理医生……一个个明智的大人苦口婆心地规劝着:一定要学会遗忘!

学会遗忘,对于十三岁的我来说,无异是攀登一座危岩耸立的高山,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我想重新回归家庭,投进父母温暖的怀抱,小鸟依人着做小家碧玉,天真烂漫着做父母的掌上明珠,可以吗?不能了不能了!父母为了他们自己的幸福离婚了,一年前就将我抛弃,我成了一名不是孤儿的孤儿在社会上流浪。我想追寻花季少女的纯真,与自己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一见钟情,相亲相爱着一辈子不离不弃,可以吗?不能了不能了!我第一次捧着少女的纯真将自己献给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却是一个爱情的骗子、流氓,他和他的狐朋狗友蹂躏得我体无完肤,心碎满地……我从此臭名远扬心灰意冷,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走北京,成为最年轻的北漂一族。

有很多很多好心人,劝导我能早日回到父亲或者母亲的新家里。可是,我恨他们的自私,我恨他们在我羽毛未丰的时候,就放手不管我了。爱的严重缺失才使得我渴望得到异性的呵护,才会误投色狼的怀抱……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啊!可是,当真诚对我敲响遗忘的警钟,一颗破碎的心却仍是那么记忆清晰,我总是会记住努力遗忘的耻辱,总是会遗忘曾被温暖的幸福!

我是河南人,我家住在一个小县城里,有120平米的单元楼房,父母都是工人,尽管家里算不上富裕,但因为我是独生子女,一家三口的衣食无忧,我一直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再到读初中,我都是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也是邻里、师长眼里的聪明女儿乖巧女儿。

去年刚刚度过六一儿童节,我刚刚收到父母节日的祝福礼物,一场暴风骤雨悄然而至,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从邻居口中隐约得知,父母正在闹离婚……从那一刻起,我的心思就乱了,怎么也集中不到学习上来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班主任老师找我谈话了,劝说我不要为大人的事分心……可是,家是我的根据地,我不能没有家!我开始关注父母,从他们背着我的窃窃私语里,面对我克制不住的愤怒里,丧失理智的打骂里,我渐渐清晰了父母那不为人知的故事。

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朵鲜艳美丽的花,父亲的甜言蜜语灌醉了母亲,他是在众多追求者中独占花魁的。父亲后来又在枕前发下相爱一万年的誓言,母亲就为程家传宗接代生养了我。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父亲就有了外遇,还给了我一个同父异母的五岁小弟弟……这一切最后知道的是我母亲!母亲伤心欲绝,怎么也不能原谅父亲的背叛,拒绝了父亲用钱打发小三的承诺……母亲说她不是不想为了我委曲求全,而是她看透了男人,他一旦变心就很难将心收回,况且小三生养的是男孩子,他才是传统意义上能够传承程家香火的人。母亲不听亲友的劝说坚决要离婚……我偷偷跟踪了父亲,见到了那位年轻的小三,她除了年轻之外,哪一点也比不上我可爱的母亲!看见父亲抱着他那五岁的儿子撂高儿,我嫉妒得要死,我的心好像落入了无底深渊般绝望……

接下来的日子里,父母就房产、财产、抚养费……等等问题,数月的拉锯战似乎永无休止地上演着,我好像一下子从他们手心里摔落下来,没人理会,没人理睬,更没人抚慰。无能为力又孤独无依的我开始厌学、上网、逃课。一天,百无聊赖的我在网吧上网聊天,一个网名叫“守候爱情”的男人加我为QQ好友,网上一聊就是四个小时,他对我嘘寒问暖特别关心……我纠结的心突然有了久违的温暖,似乎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失落半年的心仿佛找到了难得的依靠,心灵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几天后,我和他从网络里走进了现实。

这个网名叫“守候爱情”的男孩,是我的老乡,本名赵伟,今年二十岁,初中毕业后外出打过工,现在在家务农。他嗜好网游、交友、玩乐。从我们第一次相约见面后,他就送我一部五百元的手机,经常指使我说谎逃学,和他一起上网玩乐、吃饭K歌、喝酒消遣……渐渐地,他成了我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我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情真爱,父母的纷争、大学的美梦……一切都已渐离渐远,我漂浮在爱情汹涌的潮头眩晕着忘乎所以。

一天晚上,我和赵伟K歌到深夜,他带着我去一家旅社开房住了一宿,我守护十三年的贞操就这样给了赵伟,我给得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暑假期间,赵伟又领我回到他在农村的老家。十三岁的我早熟,已经有158厘米的个头,眉清目秀亭亭玉立,赵伟的父母都很喜欢我待见我,他们还在邻里面前夸耀儿子找了一位城里的漂亮媳妇。我在赵伟的家重新享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多天,我们就像新婚夫妻一样度着蜜月。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是多么懵懂无知!我的心被赵伟的甜言蜜语灌醉了,我不晓得自己还未发育成熟的身体过早性爱会受到伤害,更没看清眼前男友的真面目,他自始至终就是踏在我的幼稚上面玩弄着我。赵伟为了炫耀他年轻漂亮的小媳妇,与我勾肩搭背在村街招摇,还多次带我到他的同村好友牛坤飞家串门,竟然将我让给牛坤飞分享……牛坤飞先后三次与我发生了肉体关系。

从赵伟家回到县城后,赵伟哄骗我说,他要外出打工挣钱,等挣来足够多的钱就娶我为妻。他一去就是数月,对我不管不问。在绵绵的思念里,我也曾有过被欺骗被抛弃的怨恨,但都被我对美满爱情的向往一丝丝化解了。这时候,母亲已经与父亲协议离婚,我随母亲生活。母亲是一位很要强的女人,她要我好好学习为她争气,要活出一个样子来给父亲看。愧疚之下,我诉说了这一时期里我与赵伟发生的爱情故事。母亲听后怒不可遏,左右开弓打了我十多个耳光,然后我们母女抱头痛哭……然后母亲陪我到医院检查身体……然后母亲到城关派出所报警,警方全力追捕嫌犯牛坤飞。

这年11月中旬的一天,警方通知我的母亲说,嫌犯牛坤飞被抓到了,让母亲领着我这个受害人前去辨认。下午,母亲带着我急匆匆往公安局赶。在行至县城西关医院路段时,坐在电动三轮车上的我,突然看到了数月不见的赵伟,我冲他笑了笑,一种久违的温馨袭上心头。赵伟看到了我,冲我使使眼神摆摆手,示意我快跳下来。我的心经不住赵伟的挑逗,他毕竟是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他毕竟让我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儿,他让我知道什么是性福……我此刻特别想念他温暖的怀抱……我趁母亲不注意跳了下来,下车时还摔了一跤。赵伟指指我母亲,又指指一侧的小胡同,让我赶快躲起来。母亲到了公安局门口,才发现车上没了人。她寻了半天,连我的人影也没找到,只好回了家。

赵伟拉着我的手到西关一饭店吃饭。赵伟说他前天刚从新疆回来,今天约了朋友安武、王宾一起吃饭,在去的路上恰巧看到三轮车上的我。其实,此时的赵伟正预谋着一个肮脏的交易。吃过饭后,赵伟发话:“静,我和你武哥还有要紧的事去办,你去不方便。你先到宾哥家去等我,晚上咱再聚会。听话啊,乖!”“那好吧!你快点来接我啊!”我虽不情愿,但为了能和初恋好好叙旧,只得委曲求全。

我跟王宾去了他家,上网、聊天、游戏。期间,我还不断地询问王宾:你既然和伟哥是好朋友,你知道他这几个月赚回来多少钱吗?他在你面前提到过我吗?他有没有给你说过他爱我会娶我做老婆?王宾很着急的样子,被我问得抓耳挠腮……我预感到他们背后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原来,赵伟是想把我让给王宾玩的,因为警察抓了牛坤飞,他要对我实施报复。王宾只是碍于我对赵伟的一往情深才不忍下手。直到晚上八点,王宾的电话响了,赵伟和他不知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接过电话的王宾就领着我去了东关万宾来饭店。

当晚,安武叫了十来个朋友给赵伟接风洗尘,在该饭店打工的一个叫周虎的人也被朋友喊来加入其中。不一会儿,我和王宾也过去了。那晚一伙人共喝了六七瓶白酒、两箱啤酒……十时许,参加聚会的人渐渐离去。最后,只剩下醉醺醺的安武、安宙、赵伟、王宾、周虎和我六人。安武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嬉皮笑脸地说:“伟哥,晚上有啥安排?不行的话,留下个小妮玩玩呗。”想不到我心心念念期盼数月的赵伟,竟然对在场的人挤眉弄眼说:“随便你们了,这不眼前就有吗?”赵伟和王宾借故先行离去,我却在安武等人连哄带骗下,跟着他们来到县小广场附近一家旅社,安武用安宙的身份证开了房,一行四人来到一楼东北角一个标间。进了房间后他们一个个原形毕露,将一盒安全套扔在床上。安武单刀直入地说:“小妹妹,不用等你的伟哥了,他不会来了。今晚陪好哥哥,不会亏待你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们领你来开房,是你伟哥默许的,你就别再痴心妄想了。”在安武等人的威逼下,我自知无力反抗又心灰意冷,我害怕着流下了悔恨的泪水。随后安武、安宙、周虎三人先后与我发生了两轮性关系。他们发泄够了兽欲穿上衣服先后离开房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我看到进来的是个陌生人。陌生人自我介绍说他叫阿辉,在县城某理发店当学徒,是周虎喊来的。阿辉假装对我关心和同情,陪我说了会儿话,又极力开导我,还泡了碗方便面给我吃。之后,我就在半推半就中被阿辉再次强压在了身下施暴……一直到中午阿辉才起床,借口上班离开房间。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我来到万宾来饭店试图找赵伟当面问个究竟,却被周虎忽悠到了王宾家。在王宾家里我压根儿就没见到赵伟,却再一次被他们强暴。浑身伤痛、满腹苦水的我从王宾家出来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下午四时许,我在街上碰到了安武。安武等人以帮我找赵伟为借口,领着我在县城转来转去,挨到天黑又玩弄了我一晚。一直到深夜12时,我因见不到赵伟开始烦躁大吵大闹,无奈之下安武拨通了赵伟的电话:“伟子,你小子在哪?你的小妞缠上我了,非让我找你,你来把她接走吧。”“你看着办吧,我早不想要她了……”赵伟没说完就挂了电话。见赵伟不管不问,安武为了甩掉我,就逼问出了我母亲的手机号码,并立即拨通电话告诉我母亲:“你还要不要女儿了?她在县城幸福路口,你快来接走她吧。”

我与母亲在县城的街头抱头痛哭,哽咽着对母亲诉说了自己这两天来的遭遇……母亲又恨又气,怪我年幼无知不争气,也怪自己没顾上关心女儿。我随母亲立即到公安局报案,警方于次日立案侦查。直到今年三月末,14岁的安武、17岁的安宙、23岁的周虎相继落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强奸幼女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周虎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两个月,安宙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10个月,安武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而赵伟、牛坤飞、阿辉、王宾等人也以涉嫌强奸罪被县检察院提起公诉,他们一样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尘埃落定。母亲对我说:“乖女儿,把过去的这一切都遗忘了吧。你才十三岁,只要努力做人还会有美好的未来。”在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一位警察姐姐都陪着我极尽抚慰,陪我看心理医生,想尽快让我摆脱噩梦重新回到学校,他们给我开出的药方一样是遗忘……可是,噩梦一直纠缠着我不放,有七八个家庭的人对我恨之入骨,他们骂我是狐狸精、妖孽,是我的漂亮沦陷了他们儿子的心,让他们锒铛入狱……我走在县城的街头总是如芒在背……仿佛总有人指指点点……我在梦里都在被人追赶着逃跑……我只有背井离乡才能感觉安全。于是有一天,我在母亲目送我上学的途中逃亡了。我不想用自己的悲剧再毁了母亲后半生的幸福。在流浪的日子里,每天我都为母亲的幸福祈祷:就当您从来没有养育过我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把我遗忘了吧。

在北京漂流的日子里,我看尽了京城的繁华,也看尽了世态的炎凉……和我一样年少的阿芳、阿紫、小舞,她们和我一样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我们同命相怜,在艰难中抱成团自谋生计、苦中求乐。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小孩,分开了都是大人;玩起来都是小孩,做起事来都是大人。白天,我们在小饭馆打着零工洗盘子;寒冷的冬夜,我们在井下蜗居着搂抱着相互取暖。我们小心翼翼远离男人、远离伤害,得过且过,努力着遗忘过去,努力着走向未来。在朝阳区的街头,我认识了站街女人菊花婶,她是河北人,为了供一双儿女上学读书,她不惜瞒着家里人外出打工,其实是在这里出卖自己的身体……我很同情菊花婶,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很想很想自己的母亲……我对天祈祷:但愿时间能够让故乡的人们遗忘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但愿时间能够改变我的容颜洗净我的耻辱,我能有一天重新捡回自信回到母亲的身边。

那天,我在街头公园听到一堆人在议论说,最近波兰首都华沙举办了第一届世界集体性交锦标赛,波兰美女菲古拉创下一项新的全球性纪录,即在八小时之内连续不停地与六百四十六名男子性交,一举打破了美国脱星休斯敦所创下的连续与六百二十名男子做爱的旧纪录……我被震撼了!这个世界已经病入膏肓了吗?可怜的人类还有得救吗?我想象着那些脱光衣服成排的男人在参与比赛……他们之中就有安武、安宙、周虎、赵伟、牛坤飞、阿辉、王宾……他们都是罪人啊,千刀万剐也不能稍解我心头之恨……遗忘,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很难……

遗忘,可能只是饱经风霜老人的一份淡定,我能拥有吗?遗忘,可能只是战士从战场九死一生凯旋的一抹微笑,我能享受吗?遗忘,可能是父母破镜重圆的一份安慰,我能等到吗?遗忘,可能是一个男人给我刻骨铭心真爱一刻的眩晕,我能幻想吗?

学会遗忘,对于十三岁的我来说,无异是横在面前的一座危岩耸立的高山!但我只要活着,就必须鼓足勇气去登攀!我知道登顶的那一刻,我就望见了家乡父老,我就能重新依偎在母亲的膝下承欢,我就能凤凰涅槃般重新扬起自己人生的风帆。

这就是女孩程静昨天的故事。程静与“曾经”一词谐音。

长春哪家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专科医院
托吡酯的功效和作用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