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五月天的励志歌曲 >> 正文

【看点·光】人走了,圈里还有一头猪(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娘,我饿了!”

龙子和往常一样,打了一晚上麻将,睡到大半晌才把那一双睡眼朦胧的眼睛睁开。

窗外的阳婆婆照了半炕,巧花依然紧闭着眼睛睡着。龙子有点奇怪,往日里只要一喊,母亲巧花就会把可口的饭菜端到自己跟前,今天是怎么了?

“既然有娘在,那就不用我下地盛饭了。”龙子活了二十多,已经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娘,娘,听见了吗?我饿了!”

任龙子怎么呼喊,母亲巧花都没有答应。龙子身子一翻,又睡着了。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辰,巧花躺在冰冷的地上,已经静静地走了。

母亲死了,没有给龙子留下任何话。只有院子里圈里的那口猪,可能也是肚子饿了,哼哼哼地叫嚷着,呼唤着它的主人。

说起巧花,那可是靶子村最能干的女人。

巧花个头不大,长得也是小巧玲珑。二十刚出头就嫁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村里的人提起当年的小媳妇巧花,都说是龙家上辈子积了阴德,才让三代单传的龙玉玺娶回了这样如花似玉的好女子。

头一天过门,第二天就脱下了红绣鞋扛着锄头和丈夫下地干起了农活。

五月的阳婆婆照在当头,田间锄田的汉子都有点吃不消了,不时地用搭在肩上的白毛巾擦一把满脸满身的汗珠子。

“狗日的这个不开眼的老天爷,五黄六月也该下场雨了吧。”眼看着地里的青苗被日头晒得都低下了头,好多人开始对着日头说起了狠话。

“巧花,一个女人家,你就听我的话,回家做那些缝衣做饭的活去吧,再不然,你看地头不是有两棵老柳树吗,你去树荫下凉快去。自古以来这田间地头的苦活累活都是俺们爷们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看着新媳妇娇嫩如葱的胳膊上被晒出了许多的小红疙瘩,龙玉玺有点心疼了。

“别瞧不起我,古有花木兰,人家还上前线杀敌打战呢,锄几垄青苗子,还能把我巧花累趴下?俗话不是说了吗?天旱不误锄田,雨涝不忘浇园,锄头之下有清泉,秋收时节换笑颜。咱现在不甩点汗瓣子作务农田,秋后哪里能来的好收成呢?”

也不知道巧花从哪里学到的这些俏皮话,说起来连珠炮似的,让龙玉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去和新婚妻子对答。

和龙玉玺结婚后的第二年春天,巧花怀孕了。

巧花是个要强的人,靶子村的人更多的却说她是苦命人。

“咱家不是还有两亩水浇地吗?今年就别只种大田了,改种蔬菜吧。种好的菜拉到集市上卖,肯定比秋后卖高粱玉米收入多。”

月牙儿透过窗户纸照在炕头上,巧花依偎在龙玉玺的怀里,谋划着自己的小日子。

等到初夏,龙家的菜地里西葫芦豆角水萝卜青菜长得有红有绿,郁郁葱葱。龙玉玺买了一辆拉菜的小平车,每隔几天就把新鲜的蔬菜装得满满当当。龙玉玺在前面拉着巧花在后面推着,一大早起来赶着路程要去十里开外的集市上去卖。

只是到了秋末大白菜上市的时候,巧花的肚子开始显怀,走起路来便不像以前那样灵便了。龙玉玺听了隔壁二婶的劝,担心伤了巧花的胎气,便死活不让巧花跟着自己出去卖菜。

龙玉玺手勤腿勤,干起活来没说的,可是却天生的笨嘴笨舌,遇到集市上人多时,说起话来越是结结巴巴。龙玉玺最怕的是一大推买菜的妇女围在他的菜摊前,叽叽喳喳的杀价声吵得他头都犯昏。到最后,该卖十元钱的菜,人家给他八元就拿走了,二十斤的菜算来算去只收回十五斤的钱。等到后晌午集市散了,龙玉玺拉着空车回到家里和妻子巧花一合计,本来百十块的菜,龙玉玺连九十也没有卖下。

“你呀,就是榆木疙瘩一个。”明知菜钱卖的少了,巧花却也不怎么怪怨丈夫,只是轻轻地在龙玉玺的脑门上一点,然后揭开笼屉,把热乎乎的饭菜递在了丈夫的手上。

“等你生完娃,明年咱再夫妻双双去卖菜。我也不知道,一样是卖菜,那些耍奸弄滑的妇女们见了你,就像变了另外的人,老实得像绵羊吃草,公道付钱。而见了我,一下子就变成了上窜下跳的猴子,鬼精鬼精。向媳妇学习,向媳妇致敬!”龙玉玺回到家里,在妻子面前说话时也会变得伶牙俐齿,边吃饭还不忘和巧花开着玩笑。

“今天是最后一车白菜了,卖完了就哪里也不去了,守着你,,洗衣服做饭,伺候你,等着你给咱龙家生个胖娃儿!”

龙玉玺的头伏在妻子巧花隆起的肚子上,幸福的脸上好像开出了一朵玉兰花。

龙玉玺走了,和他的那辆拉菜的小平车一起,被一辆大货车撞到了几丈深的沟里,死了。

抱着血肉模糊的龙玉玺,巧花哭得死去活来。临晨时分,突然感觉小腹处一阵一阵剧痛。随着一股热流,两腿间感觉多了什么。

不足月的龙子就这样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

“巧花,玉玺走了,我这个小外孙送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我苦命的闺女啊,你才二十多岁,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是个好呢?”巧花的母亲玉凤拉着巧花的手只是叹气。

“娘啊,你说我能怎么过?守着这个家,守着这个娃,该干啥不还得干啥吗?”巧花说话的声音不高,从语气中却能听出来,她要为丈夫把龙子抚养成人。

“这……”玉凤想说什么,一口唾沫把到嘴的话又咽下去了。

“这什么这?不是说好了嘛,妮子和巧柱结婚都五六年了,一直没有生育,巧花这个娃让巧柱媳妇养着,不正好两全其美吗?巧花这就跟着爹娘回娘家,托个媒人一年半载再找一个婆家不就成了吗?两个没有主意的妇道人家,有什么好磨叽的!”站在窗户外面说话的,是巧花的父亲耿丑根。

父亲丑根嘴里说的巧柱是巧花的亲哥哥,巧花的嫂子叫妮子,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听说龙家出了这种事,先也为女婿的英年早逝难过。接着细想,又有了一个主意。丑根和玉凤两人合计了一个晚上,一早就过来和巧花商量,要把刚出生不久的龙子过继在巧柱的名下。

“你们走,走!我耿巧花嫁到龙家就是龙家的人,我哪里也不去,哪个人也不再嫁。你们做爹做娘的就别多为我操心,我一定要把龙子养大成人,续起龙家的烟火!”巧花对着炕头的娘和屋外的爹大声地喊叫着,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中,生怕被他们抢走。

一股风吹开了紧闭的窗户,一阵雨打湿了包着巧花头发的围巾。

玉凤和丑根隔着玻璃,你瞅我看,谁也没有再说话。

没有了丈夫的巧花变得少言寡语,眉宇间好像多了一个拧不开的疙瘩。地里的活总也干不完,家里的事更是没完没了。

有时候,巧花会边干活边骂几声死去的丈夫龙玉玺,骂他怎么就会那么狠心,把孤儿寡母留在这个世界上,独自走了。骂着骂着,巧花眼里的泪成了断不了线的珠子,沾满了衣襟。有时候巧花又会站在村外的坡梁上,背靠着大树仰天使劲地吼出两嗓子。许多不知名的鸟儿被她惊扰得四处乱飞,柳条筐子里的龙子也被母亲的叫声吓得哇哇大哭。喊过了,也骂完了,一天的活也忙完了,巧花这才把龙子从柳条筐子里抱出来,搂着孩子钻进了被窝,哄着孩子入睡。龙子贪婪地吮吸着母亲的乳汁,巧花亲吻着孩子粉嘟嘟的小脸蛋,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巧花,菜就别种了。一个妇道人家,还照顾着龙子,这样没明没夜地干活,迟早会把身体搞垮的。玉玺出事后,肇事车主不是给了你们很多赔偿金吗?也够你们娘俩生活了吧?”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看着巧花可怜,三天两头过来劝她。

“什么也别想了,赶紧找个合适人家改嫁吧。玉玺走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总不能这样孤儿寡母一直守着这个家吧?对了,我娘家有个男人叫大壮。大壮人长得帅,人品也好。这些年种大棚、跑运输,是个人精,赚了不少的钱。可惜前两年妻子生孩子时大出血去世了、我倒觉得你们是天生的一对。要不,嫂子给你们说个媒,或许还能成全一件好事呢!”想给巧花说媒牵线的走了一个又一个。

“巧花是你玉玺的人,龙子是我们的后。我要守着你,守着我们这个家。你走了,我一个人能把龙子养大成人!”外人的话听得烦了,巧花便背起柳条筐中的龙子到玉玺的坟前说会话。

巧花知道大家都是好意,但就是打不动她的心。从玉玺死了的那一刻,她就下定了决心,绝不离开这个家。

龙子上学了,却天生不是读书的料。不写作业,回家找母亲巧花要钱,说是学校收。一转身把钱全部花在了小卖部,零食玩具买了一大堆,给了班里学习好的同学,让同学给他抄作业。一学期下来,纸里终究没有把火包住,考试成绩倒数第一。好歹混到了十五六岁,总算初中毕业了。村里的孩子成熟早,不想读书了,回家帮母亲干活种地,积攒几年钱,娶媳妇结婚成家立业,也是正道。可这个龙子,每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就像圈里的猪一样,没有一点长进。别的能耐没学会,抽烟喝酒赌钱成了龙子三大爱好,隔三差五向巧花要钱。拿上钱了,喜笑颜开,巧花稍微说他两句,便甩脸子,给巧花难看。

“龙子啊,娘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为的是把龙家的门户立起来。可是你,整日里馋吃懒坐,不务正业,你是不把龙家的财气丢尽才算头啊!”

“哼,别在我面前说这些丧气的话。爹出事后肇事车主赔回多少钱,你这几年种地卖菜存了多少钱,龙子我一清二楚。闲话少说,快给我拿出来。今儿我就出去上个大盘子,赢回三五十万。到那时,哈哈,什么好吃的,什么好喝的,不由着我龙子的性子来,哈哈哈哈……”只有在这个时候,龙子的兴奋度才会达到最高。

“孩子,别胡闹了。那些钱是留着给你盖房子娶媳妇用的,真要让你吃光了输尽了,我怎么去向你死去的爹交代呢?就算娘求你了,过些日子托媒人给你说房亲事,成吗?”巧花越说越伤心。

“丧门星,你就别在我跟前哭丧了,滚!”谁也不会想到,龙子从母亲手里拿不到钱,竟然兽性大发,一把将巧花推倒在地。巧花的脑袋被重重地磕在了门槛上,殷红的血流淌了一地。

巧花在地上睡了多久,昏头打脑的她说不清楚,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放亮了。

“该给龙子做饭了。”巧花侧过身子,两只手用力地想托起自己的身子。

贴身口袋里那一串钥匙不见了,炕头上的柜门敞开着。

“钱,钱!”

巧花的脑子忽然清醒了。自己守着这个家,养大了这个不成器的娃,那柜子里的钱一定是被龙子拿去赌钱了。

“龙玉玺,这就是你龙家的好儿子,你,你……”

巧花猛地一站,想要拿起扫把去狠揍这个不成器的孽子。可是力不从心,“咚”的一声,又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巧花是永远地走了。

炕头上是龙子高一声低一声的鼾声,院子里,那头将要出栏的猪正使劲地拱动着圈门。

突发癫痫该怎么办
南京看癫痫病哪里好
成年人癫痫的病因是什么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