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下载坦克世界 >> 正文

『流年』谎言(小说)_1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桂枝躺在产科医院的病床上,刚生完孩子的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样的厄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她扭头看着身边襁褓中的婴儿,一张粉嫩的小脸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眨巴着东瞅西看,似乎是在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而那红润润的小嘴,时而张开把粉红的舌头伸出个尖尖来,像在努力吸吮着什么。桂枝不知道孩子能不能看到自己,但她知道,这个孩子的出生,简直就是个灾难性的悲剧。虽然孩子那可爱的小模样看在她眼里,使她心里软软的,可是桂枝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桂枝已经快四十岁了,已经生了两个女孩,按国家政策,是不可以再生的。她刚结婚的时候,婆婆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抱孙子,但桂枝辛辛苦苦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本是该庆贺的一件事情,却因为她生的是个丫头,让婆婆老大不高兴,连满月酒都没摆。幸亏在乡村,第一胎生女孩的,还可以生第二胎,这给了桂枝打一个“翻身仗”的机会,也给了婆婆一个莫大的希望。

时间不紧不慢地迈着它的脚步,将大把的日子甩在人们的身后,桂枝在生完第一个女孩四年后方才身怀六甲,又有了一个小生命孕育在她的身体中。这个喜讯让桂枝紧皱的愁眉舒展开了,让婆婆那冷如冰霜的一张脸像遇到温暖阳光的冰块,也有了开化的迹象。在乡村,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一些人的头脑中还是相当严重的,尤其是桂枝的男人李茂山,是三代单传,这无形中给桂枝更大的精神和思想压力。何况,婆婆的另眼相待,还有男人那不温不火的态度,使桂枝喉咙口像堵着什么东西般,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因为生完第一个女孩,四年内没有再次怀孕的迹象,桂枝男人就对她失去了耐心,也没有了当初新婚时的激情。如今桂枝好不容易再次怀有身孕,李茂山心里焦急地期盼着她能为自己生个儿子,婆婆也一改平日不闻不问的态度,默默地为桂枝做些有营养的汤汤水水。虽然桂枝心里明白婆婆绝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自己肚里的孩子,但还是因为她的改变让自己狠狠地感动着。

“喂,我肚子一阵比一阵疼,怕是要生了,你快起来送我去医院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一天深夜,桂枝有了临产的迹象,刚开始还忍着,到后来实在疼得受不了,这才推着身边熟睡的男人。

男人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一听桂枝说要生了,立刻来了精神:“要生啦,真的要生啦?好,你等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这次我儿子真的要来喽!”桂枝忍着生产时那漫无边际的疼痛,看着男人无比兴奋的一张脸,心里忐忑得很,万一这次还是女孩,自己该如何面对婆婆和这个固执的一心想要个儿子的男人呢?

真的,一个人的运气,不会为你堪怜的命运所屈服,该你走霉运的时候,什么力量都难以抵挡。桂枝被李茂山带到乡里的妇产医院后,在产房里很快就把孩子生了下来,伴随着一声声嘹亮的婴儿啼哭,桂枝胆战心惊地问:“大夫,我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哦,你呀,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千金呢!”医生的话,差点没让身体虚弱的桂枝昏过去,这下该如何是好?已经生了两个孩子,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为李家生儿子了,因为这次,按照国家政策就要做绝育手术,桂枝觉得老天是成心跟自己过不去,可说有机会调节一下家里这种沉闷的气氛,也改变一下紧张的夫妻关系,这次生的居然又是个女孩,这样,生孩子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接下来,自己的日子该是何等的艰难,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医生把孩子包好,抱出去交给李茂山:“给,抱着你的孩子。”

“是男孩还是女孩?”李茂山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声音传进产房,桂枝心里一阵紧缩,一霎时嗓子眼堵得特别难受。

“是个女孩,你快抱着她,我还要给里面的产妇做些处理。”医生对呆若木鸡的李茂山略提高了一些声音,他这才回过味来。

李茂山瞥一眼医生递过来的孩子,转身对一边的老娘说:“我不会抱孩子,还是让我妈抱着吧,乡里那边我还有事,先走了。”

老太太白一眼儿子,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孩子,嘴里嘟囔一句:“真是个多余,哼!”然后抱起孩子回了病房。

李茂山如今是乡长,他借口乡里有事的话传进桂枝耳朵里,使浑身虚弱的桂枝伤心极了,这个男人在这时候,竟忍心如此对自己!当他的脚步声消失在产房外面的时候,桂枝知道,她彻底灰暗的日子也悄悄降临了。等虚弱的桂枝被护士从产房送回病房时,孩子自己在床上啼哭不止,婆婆早就不见了踪影。桂枝的心里翻涌着说不出的味道,眼泪不由顺着腮帮不停地往下流。她都没容得伤口拆线,自己就抱孩子出院了,她真的害怕同病室里生小孩的女人们看自己时那怜悯的目光,怕看到别人的家人前呼后拥的情形,她知道自己活得太卑微,也太窝囊了。要不是妈妈来伺候自己,她想象不出自己该如何熬过伤口恢复期。但她除了默然承受,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一切。尤其是生完第一个女孩,李茂山升职调到乡里做了乡长后,桂枝觉得更加难以把握住他的心,他们之间若即若离的,最初的恩爱早就荡然无存。

李茂山从此不怎么回家,回来也不看一眼孩子,更不看桂枝,总是心烦意乱,坐卧不宁的样子。想当初,桂枝是村里有名的漂亮姑娘,追她的小伙子一大帮,家里哪天没有几个上门提亲的?只不过当时的桂枝一般都瞧不上眼,她要找一个对自己实心实意好的,一个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男人。那时的李茂山,还不是乡长,只是村里一个小小的会计,父亲在他少年时期早亡,家里只有他和年轻守寡的母亲相依为命。不过他是众多追求者中最勤奋的一个,为了讨好桂枝和她爸妈的欢心,整天帮着干着干那,把自己最优异的一面呈现在桂枝和两位老人面前,为了博得美人一笑,李茂山想尽各种鬼点子取悦桂枝,在他长期不懈的坚持和各种美言的狂轰滥炸下,桂枝和她父母终于被李茂山的执着所打动,欣然将桂枝的一生托付给了他。可是谁想到,当初那么痴迷自己的男人,仅仅因为自己给他生了两个女孩,就受到如此冷遇,桂枝虽然百般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生完第二个女孩时间不长,桂枝就听到外面的流言蜚语,说李茂山和乡里新调来的一名医生好上了,而且在外面租了房子!桂枝联想到李茂山很少回家,心知肚明是在和那女人同居,心里虽说酸楚,但也咬牙忍着,从不因此和男人吵闹,她盼着有一天离家的男人能够迷途知返,盼着自己的容忍能够唤回男人那颗曾经深爱过自己的心。她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到,男人的心一旦离开,一旦找到另一个栖息地,是很难再回头再改变的。何况,外面这个叫铃兰的女人给了李茂山无限的温情,使他再次品尝到爱情的甘霖,深陷其中,欲罢不能。关于这些,桂枝是知道的,但她除了隐忍,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在她心中,李茂山就是天,是自己的一切,只要他不提离婚,桂枝就能坚持,就能做得到装聋作哑,哪怕和他只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她也认了。

桂枝变得整天沉默寡言,也不依靠婆婆,就自己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拉扯着两个女儿,像没有其他家庭成员般,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只有她自己在打理。就算男人偶尔回来,桂枝也不给他脸子看,而是和平日一样,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该做饭做饭,该弄孩子弄孩子。桂枝这样的态度,反倒使李茂山心里有些不忍,时不时的就瞒着那铃兰,找个借口在家住一晚。住下,桂枝也不拒绝他,而是极尽温情地和他共度良宵,男人乐得坐享齐人之福,从此家里外面两头兼顾,两个女人各不相扰,日子倒也安生。

李茂山虽说只是一乡之长,但他掌管着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权利不可小觑,那个女医生铃兰哪里舍得放弃?于是就昼思夜想,怎样才能使李茂山离婚娶她为正室。李茂山就一句话:“你要为我生个儿子,我肯定会娶你回家。”只可惜铃兰跟李茂山同居两年有余,肚子却从不见有任何动静,原来她子宫发育不良且没有月经,根本就不会生孩子!但她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李茂山,怕他会离开自己,就把这个秘密深埋在心底。她深知李茂山一直想要个儿子,断不会和没有生育能力的自己结婚,从此也不再提让李茂山娶自己的事,只要能长久的跟他在一起,心里已然知足。原来铃兰是真的爱着李茂山的!敢情两个傻女人,都让李茂山给遇到了。

在小女儿三岁那年,有一次天降暴雨,房子有一处漏水,桂枝披上雨衣上房盖屋顶,脚下一滑就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幸亏梯子不算太高,除了左小腿被梯子上的铁钉划了一道口子,腹部疼痛外,其他倒也并无大碍。由于伤口太深,血流不止,桂枝疼得浑身颤抖,就冒雨到乡里就医。说巧不巧的,给桂枝接诊的正好是那个铃兰!

桂枝不认识她,但是铃兰却认识桂枝,她早就从李茂山拿给她看的结婚证上见到过桂枝了。为桂枝缝合好伤口,就又为她开了做B超的单子,要她去查查看,腹部痛是不是里面哪里摔坏了。当桂枝拿着B超结果找到铃兰的时候,铃兰的眼睛都直了。因为她看到上面写着桂枝怀孕都三个月了!铃兰紧张地跑到B超室问刚给桂枝做B超的好姐妹晓梅:“刚才那个叫薛桂枝的女人,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B超显示是个男孩,挺健康的。怎么,你们认识?”晓梅什么都没想就告诉了铃兰检查结果,尽管医院有规定,不让透露孕妇所怀孩子的性别,但是这是一起工作的好朋友,晓梅一点戒备都没有就痛快地告诉了铃兰。

“不,不认识,我,我就是好奇,都这么大年龄了,还要生孩子。我只是随口问问,你继续忙吧,我走啦。”铃兰尽力掩饰着心中的不痛快,疾步走出B超室。她清楚记得李茂山跟她说过,桂枝早就做了绝育手术,怎么可能怀孕呢?何况,李茂山说过,自从跟自己同居后,再也没碰过桂枝的身子,原来李茂山是在跟自己撒谎,和桂枝还有身体上的接触。想到此,铃兰一股恨意和一股醋意油然而生,她并没有把桂枝怀孕的消息告诉她,而是开了好多对胎儿不利的消炎药,让桂枝输一个礼拜到十天的液,说否则伤口就会感染。并嘱咐桂枝两三个月后可以再来复查,看恢复情况如何。

桂枝哪里知道其中利害?也就乖乖听从了铃兰的建议,交了费用买了药,老老实实输了十来天的消炎药。随着伤口逐渐愈合,拆完线的桂枝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偶尔有些恶心呕吐的反应,也没多去考虑,觉得一来是摔那一下惊吓所致,二来,自己的例假向来不准,过些时日便会好转。果然,到五个多月后,桂枝就不再恶心呕吐,肚子却明显大起来。这次,她以为自己得了子宫肌瘤,因为周围好几个女人都是这个病,吓得赶紧又去医院找铃兰检查。结果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差点没把她吓倒!

其实,这次铃兰从B超报告单上看到,桂枝怀的胎儿是先天性畸形,左腿弯曲发育不良,左右耳廓也没有,左手掌不但手指缺失,只有一个手的轮廓,右手仅有的三根手指还紧紧粘连在一起,将来孩子长大了,完全没有劳动能力!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妊娠,拿掉孩子。可是这些,铃兰并没有告诉桂枝,而是任其继续发展,她不但想报复李茂山曾经欺骗自己说和桂枝夫妻情分早就名存实亡,也一厢情愿的认为,假如桂枝给李茂山生个残疾儿子,说不定李茂山会在一气之下彻底离开她而选择和自己在一起,她就是没为那可怜的孩子想想,将来出生了,该如何生存下去。

“我都这么大年龄了,怀孕时还用了那么多药,孩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呀医生?”桂枝担忧地问铃兰。

“你不用太担心,四十多岁生孩子的多得很,你的孩子很健康,放心吧。”铃兰脸不变色地说着这个天大的谎言,一时竟得意于自己会演戏,想到桂枝生下残疾儿子时痛苦的表情,还有李茂山和她离婚后娶自己的情景,不由在心里乐开了花!桂枝不知里面有假,认为铃兰说的是真的,也就一心回家养胎。

李茂山回家的时候,桂枝把自己怀孕的消息一告诉他,他也是吃惊不小,惊讶之余,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让自己老来得子,于是就用少有的温情对桂枝说:“可能是做结扎手术的时候没做好,导致你现在再次怀孕,既然有了,这应该是老天爷的意思,那么你就别再多想其他,把孩子好好生下来,万一是个儿子,我会把心收回,好好和你过日子。”

桂枝一听男人的话,眼圈发红,悲从中来:“这些年你一直都想要个儿子,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女孩也要命中有才能得到,有些人一辈子不会生养,连个女孩都生不出来,他们不比你还痛苦吗?我真希望你能够知足,你看看你的两个闺女,个个长得眉清目秀,乖巧听话,你怎么就不喜欢她们呢?”李茂山顿时觉得桂枝说得也很在理,尤其是他无意间听说铃兰不会生孩子时,当初离婚再娶她的心也早就死了,只不过他没有和铃兰挑明,既然她愿意没名没分的跟自己,自己又何必硬往外推呢?除了不会生孩子,铃兰也不失为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就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那枯燥寂寞的生活增添一些情趣有什么不好?想到这些,李茂山也想到推托铃兰嫁给自己的一个好主意,就是让她为自己生儿子。他知道铃兰是无论如何也生不出的,与其让铃兰来当自己孩子的后妈,还不如继续把桂枝留在身边,桂枝是个好女人,既贤惠又温柔,家里家外一把好手。这方面铃兰就不行了,她除了比桂枝年轻外没有任何优势,何况有她不会生养这个弊病,料想她也不会跟自己死缠烂打。就这样,铃兰和李茂山各怀鬼胎,各自为自己打算,却害苦了桂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癫痫病早期症状是什么
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愈
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专业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