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张贴海报 >> 正文

【江南小说】黄昏暗殇,天空化成你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为了那份不肯放下的执念】

我一直都认为,我和格子的遇见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若错了,我仍旧无法否认。

昏黄街灯,格子走在路边,我习惯的跟在她后面,与她的影子重叠,好像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忽然,格子停了下来,原本低着头的我,好奇的抬着头看着她的背影,格子仍旧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我便跑到她的前面,望着低着头的她。

“格子,你怎么了?”我抬起双手,握紧她垂直在两侧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格子抬头望着我,迷离悲伤的眼眸,让我忍不住想要哭泣,格子突然展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

气氛嘎然,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拥抱着。我一直都在想,格子是个有故事的人,神秘莫测,转而想想,谁都有故事不是吗?

格子松开了我,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我,瞬间大笑了起来,我能明显感到我的脸色变了,心突然难过了起来。

“绪宝,你太傻了,怎么这么好骗。”格子乐呵呵的说着,似乎看到了我的脸色变了,便停止了笑容。

我没有反驳格子的话,而只是呆愣在她面前,像只受伤的小绵羊,讨来主人的同情。

格子牵起我的手,与她并肩的走着,掌心的温度瞬间温暖了我难过的心。我希望这条有星星陪伴的路,漫长无比,这样格子就一直是我的。

“绪宝,我送你回家吧。”格子眼睛闪烁着,瞳孔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我能感觉到她握紧我的手更加用力。

我没有回答,而是在想,我以前问过格子一个问题,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而格子笑着说,有。

那时的我,一定是无比羡慕的,而说格子眼睛漂亮的人一定有很多很多。

格子耸了耸我的手臂,我疑惑的望着她。“绪宝,你又在发呆什么?”

“没有啊,我送你回家吧。”还是习惯了送格子回家,我知道格子家有人等着她,而这条路我只想一个人,我怎能忍心她送完我后一个人走回家。

2-【方格框谁能逃的出】

微风瑟瑟,树叶一片片落叶归根,街头的我一个人走着,熟悉的街景,人却已是昔人。

格子松开我的手没有回头的离去,掌心的余热渐渐消失,仿佛她也会消失。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眼睛的绝情,可我内心觉得她太无情了。

是不是一直都是我自己抓的太紧,如流沙,于指缝中流走。这场相遇,一开始都是错吗?我质问自己,可错误的相遇我没有后悔。

走着走着,既踏进了自己的方格框,我清楚的记得遇见格子的街角公园,至今仍旧能触动,波澜不断。

街角公园一处,格子一个人坐着,我既然鬼使神差的坐到了她的身边,格子瞄了我一眼,便不再看我。此时,格子握在手上的手机响了,我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但从格子的话语知道那端是个女生,格子让那个女生过来找她,好像那个女生却失约了。

那时,从电话中我便知道了她叫格子,好奇心催使我,就在格子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我既然大声喊道:“喂,你别走……”

格子好奇的回头看着我,再次准备走的时候,我以为这次格子不会再回头,可格子折了回来,坐到了我旁边,我喜悦的望着她笑了笑,我敢断定那时我的笑容,一定如花痴。

格子笑容真的很迷人,特别是那双眼眸,无比纯净。她没有问我叫什么名字,如老朋友,寒暄几句。稍微熟稔后,格子便让我陪她去吃饭,陪她买东西,这些我都毫无顾忌的跟随着她,没有过去的犹豫不决。

那晚,格子说送我回家,我没有让格子第一次送我,而是让她回家后,我一个人走,才觉得这不是梦。

后来,格子告诉我,如果那天不是电话响了,她会走,而如不是我喊住了她,她便不想认识我。

我坐在当初格子坐的一处,感受着那时的我们,格子就是如此,你永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下一秒或许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断不了念想,却不得不想。

谁都明白,方格框踏进便从此不愿出来,就算无数次的逃离,终究是舍不得。

3-【倒影拔河与自我拉扯】

心不随自己,确定是如此,多少次,我告诫自己与格子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可我仍旧等待。

刚熟稔的时候,格子天天来找我,虽然每次都待不了几个小时,可我仍旧开心。她忙的时候会电话打不通,短信不会回,真如无影无踪般。不知道是不是太依恋她了,格子总说我是个小孩子,总是叫我绪宝,每次我都嘟着嘴说,我明明叫蔚绪。

格子每次说那个女生怎么怎么样,说让我去她家玩,每次我都拒绝,不听,不去。

我知道她是格子最好的朋友,我就是无比羡慕,于是,我不想扯上与那个女生任何关系。又或许,内心愧疚,我是在跟她抢格子。

格子就是有这种魅力,大大咧咧,一副无忧愁的笑容,天生想让人靠近。我问过格子,说:你是不是没有烦恼啊?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格子说:“有啊,多着呢,可不一定要表现出来。”

格子再来找我的时候,是一个星期过后,我并没有太大的惊喜若狂,已经习惯了她突然消失在你的世界里,又突然出现。

“外星人,你终于出现了。走,我们吃饭去。”我挽着格子的胳膊,笑容满面的向前走,之前她不出现的愤怒在她面前完全不见了。

格子摸着我的头,我很喜欢她这个动作,很亲昵,如亲人。“傻绪宝,想我没有啊?”格子望着我,毫不害羞的说道。

“嗯,我很想外星人,反正她总要走的,想有什么用。”我赌气说道,反正格子就是一直都没有在乎过我,不是吗?格子一直都在乎的都是那个女生。

“绪宝,你又小孩子气了是不是?”格子蹙着眉头看着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杨格子,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是小孩子气,你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凭什么每次都迁就你,你不爱吃的东西我不去,你不愿意走路我停下来,你不愿意去的地方我不去,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每次都这样,每次……”这是我第一次为了她哭,第一次大声对她说出心里话。

格子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这样,空气像静止般,只剩下倒影与倒影拔河,还有我的自我拉扯。

4-【时间真的会将不愿舍弃的人舍弃,不爱的人爱上了】

一开始是我死皮赖脸的想要认识格子,没有问格子愿不愿意,如今,既然还是我在责怪她。

格子擦拭我的眼泪,执起我刚才生气时甩下的手,牵了起来,说道:“绪宝,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怎么做让你难过了,可我真的在乎你。乖,不哭了。”

格子突然间温柔起来,我有点不适应,其实,我不是真的想要说,毕竟对于格子来说,我并没有成为那种生死与共的好朋友。

我停止了哭泣,想起来每次格子来找我的时候,大多都是黄昏时分,格子后来才告诉我,白天要工作,而且夜幕拉下那一刻开始,能带给她无限安全感。

“格子,既然我们看不成初升的太阳,不如下次你陪我去看日落吧。”我可怜兮兮的征求着格子的同意。

“好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格子抬起手,模仿诗人的模样调皮的说道。

我扑哧一笑,说道:“诗人,你何时穿越过来的?我还要去吃饭,去不去?”

格子拉着我的手,向前跑,一路跑,我希望这条路同样漫长无比,能一直如此。

有些事情不说都明白,毕竟谁都无法控制,格子没有说和她的好朋友住在一起,可我知道她们是离家出走,总有一天会离去,会消失,会再也见不到。

正因为我如此的明白,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格子,在联系不到她的时候,我发疯的想念,发疯的明知是关机状态仍旧打,明知她不会来,我仍旧等。

是谁说,有些事情,不说是个结,说了是个疤。的确,我想起有次说好了要出来,她说要回家一趟,我问格子你还要出来吗?格子说,会打电话给我。可我心里就是不愿承认她不会来了,如傻子般的一直等着她,等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她,她都不接,猜想了无数种借口,可终究抵不过事实的真相。

其实,至今我才明白格子不过陪她的好朋友了,我何必插一足呢?

5-【执念你,用我自己的方式】

走着走着,既不知怎么就散了,散开的回忆,散开的人们儿,各安天涯。

我一直都想重新开始,不过没有勇气撇开一切,没有勇气忘记格子,没有办法不想念她。

格子最终还是带我去看日落了,她说,日落真的很美,只不过美好的终究太短暂。格子还告诉我,不要再傻气去认识一个人,她不可能总在你世界里出现,终究是一个过客,没有她,你仍旧可以过得很好,地球照样会转。

我知道格子说的是她自己,她不想我受伤,可我终究还是受伤了。那天,红色日落下,我紧紧的拥抱着格子,害怕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直到那天终于来到,格子告诉我,后天五点的飞机。我没有太多的波澜,心里还有点佩服自己的镇定,我想格子还是我心里重要的人,无论时间会不会改变我,可目前我无比肯定。

格子陪了我两天,依然是黄昏时分,我没有大哭大闹,而比以往从容多了,我想格子一定不会忘记我的,至少我在她生命里出现过,这就足够了。

格子还是那样潇洒自如,也如天气变幻莫测,正因为如此,我一直都忽视的是,她只是另一个我。

而我做的想的,不过是想要格子是我的,这样我可以满足于自己的私心。一直说的重新开始,又怎样?

格子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她,也没有一个电话或短信,我想既然相遇不可避免,何必不坦荡荡的承认,我认识你真的很幸运,很开心。

蓝天下,飞机与白云交错,正好是黄昏时刻,我站在绿地上微笑的向格子挥挥手。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的执念,不肯放下,不愿舍弃,无论是否离开,这一刻,我又想你了。

突然的晕厥了是不是癫痫啊
癫痫的护理常识有哪些
小儿癫痫怎么治

友情链接:

龙章凤函网 | 中国武术散打教程 | 京佳教育网站 | 女生哲理个性签名 | 北京台湾 | 海盗里的超级帝国 | 淘宝买家秀